长宁法院少年法庭 时间:2018-09-29

  原载于《长宁区志》

  1984年10月,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率先建立中国大陆第一个少年法庭(当时称“少年犯合议庭”),专门审理少年刑事犯罪案件,开创中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先河,引起国内外媒体舆论广泛的关注与报道。

  少年法庭对审判方式与庭审程序进行改革与创新,根据党的“教育、感化、挽救”政策和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特点,在审理中注意启发、疏导,选准感化点,采取近距离,不用高审判台,允许少年被告人就座。法庭增设法定代理人席位,争取家长支持配合,法警一般不值庭。审理中将查清犯罪原因与查明犯罪事实、核对证据并重,增设法庭教育程序,由审判员与公诉人、辩护人、法定代理人,从不同角度对少年被告人进行犯罪原因、犯罪危害性及认罪服法、接受改造的教育。

  1986年8月13日,《中国法制报》在头版报道长宁法院设置少年法庭的消息。次日,《人民日报》及其海外版相继转发该消息。最高人民法院领导高度重视,指示长宁法院派人赴京专题汇报。1987年1月,长宁区审判、检察、公安、司法机关建立办理少年刑事案件的配套协作机制。是年6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郑天翔在全国法院工作会议上肯定长宁法院少年法庭的做法,并指出:“这是一个改革,有条件的法院可以推广”。同年10月,长宁法院与上海市少年管教所签订业务协作协议,初步形成对少年犯羁押、预审、起诉、审判、辩护、管教的协作工作体系。

  1988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在上海召开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经验交流会,长宁法院院长曹加雄在会上作专题发言,会议对长宁法院的经验再次充分肯定。是年7月,长宁法院将少年法庭从刑事审判庭中分离出来,建立少年刑事案件审判庭,并制订《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审判工作细则(试行)》共7章70条,其中不少部分后来被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关于办理少年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试行)》所采纳。

  1990年10月,最高法院在南京召开全国法院少年刑事审判工作会议,长宁法院副院长作继续探索少年法庭工作的交流发言。1991年4月,经长宁法院建议,成立长宁区少年案件指导组,初步形成政法机关与工会、共青团、妇联及教育、劳动等部门互相协作、预防犯罪、巩固帮教、联系落实复学、就业的社会协作工作体系。是年11月,长宁法院将单一性少年刑事审判庭改为综合性少年法庭,除受理少年刑事犯罪案件外,还受理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刑事案件和涉及少年权益的民事、行政案件。

  1993~2005年,长宁法院少年刑事审判工作按照建立、健全、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少年司法制度和体系的既定目标,不断探索和创新。

  一、试行少年刑事案件暂缓判决

  1993年起,长宁法院少年法庭借鉴国外相关经验和国内法院的某些做法,开始试行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暂缓判决工作。对已构成犯罪并符合一定条件的未成年被告人,暂不判处刑罚,而是由法院设置一定的考察期,让被告人回到社会上继续求学或就业,并对其进行考察帮教,待考察期届满后再根据原犯罪事实和情节,结合被告人在考察期的表现予以判决。暂缓判决是矫治失足少年促使其改过自新的创新方法。1993~2005年,有42名失足少年被宣告适用暂缓判决,且无一人重新犯罪。

  二、探索与社区组织共同帮教挽救失足少年的新途径

  1994年5月,长宁法院为探索司法机关与社区组织共同教育挽救失足少年的新途径,与上海市长宁区红十字老年护理院签订《关于建立长宁区特殊青少年劳动考察基地的协议》。4名失足青少年及其家长与区老年护理院签订《关于参加社会公益劳动予以考察的协议》。通过失足青少年为老年痴呆病人服务,促使他们弃旧图新。2002年2月《人民法院报》头版报道长宁法院建立“特殊青少年劳动教育考察基地”的做法。2004年12月,在“长宁区特殊青少年劳动教育考察基地”举行“纪念考察基地成立十周年暨捐赠仪式”,总结考察基地十年的工作。

  三、开展按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审理少年刑事案件试点工作

  1996年8月,长宁法院少年法庭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按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试点单位。长宁法院建立以分管副院长为组长的试点工作指导小组,专题研究、指导、协调试点工作,列出试点工作的六大热点、难点,进行重点探索实践,撰写论文《少年审判工作执行修改后刑诉法的几个问题探讨》报市高级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是年10月,为适应修改后刑诉法,采用普通程序公开审理少年被告人刘某盗窃案。同年11月,长宁法院审委会讨论通过《少年刑事公诉案件适用简易程序的若干规定》。12月,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少年法庭工作指导小组副组长等来长宁法院检查刑诉法试点工作,观摩旁听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4名少年被告人抢劫案,及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一少年被告人盗窃案,并进行两次专题座谈。

  四、实施社会调查报告制度

  1999年,长宁法院少年法庭与其他政府部门、司法机关合作,实施社会调查报告制度,即在判决前通过社会有关方面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犯罪背景情况进行调查。区综治委和区青保办共同聘任社会调查员,社会调查员通过访谈、测试、函调等方式充分了解未成年被告人各方面的情况,并最终形成社会调查报告交由检察机关作为案件的材料之一移送法院。在案件审理时,社会调查员将出庭宣读社会调查报告,使法官在了解未成年人的犯罪背景情况的前提下,作出个别化的判决。社会调查报告作为少年刑事诉讼程序之一,在对少年被告人的教育、量刑等方面起着较为重要的作用。

  五、实行指定管辖

  1999年4月起,上海市少年刑事案件审判实行指定管辖,长宁法院少年法庭被市高级法院指定管辖浦东新区、南市、卢湾、徐汇以及长宁区的少年刑事案件审判。是年11月,长宁法院召开“99少年法庭指定管辖工作研讨会”。1999年4月至2005年底,长宁法院少年法庭共受理少年刑事案件1455件,审结少年刑事案件1444件。2005年4月29日,高级法院召开上海未成年人刑事审判工作会议,回顾指定管辖以来少年法庭的工作。

  六、推行监管令制度

  2000年7月,长宁法院少年法庭推出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监管令制度,即少年法庭在判决书或暂缓判决决定书生效后,要求非监禁的未成年犯及其监护人,在一定时间里,必须遵守和履行某些限制性规定。2002年至2005年底,共发送监管令249人次,指导失足未成年人加强法制观念,加强自控能力,改正不良习惯;指导监护人加强监管责任和改进监管方法。

  七、实施“社会服务令”

  2002年7月,长宁法院少年法庭推出社会服务令制度。2002~2005年,在特殊青少年劳动教育考察基地内从事社会服务的有20人,在所在社区提供社会服务的有6人。其间,被发送社会服务令的未成年被告人除一人当时仍在社会服务期间外,均被判处非监禁刑,且无一人重新犯罪。

  八、规范回访考察工作

  2003年3月,为了更好地规范回访考察工作,长宁法院少年法庭启动“考察官”工作方式,即将各承办案件法官手中暂缓判决、社会服务令、监管令、缓刑的考察任务集中给一个专门负责考察工作的法官——“考察官”,由其统筹安排,集中考察,这是对未成年被告人考察监督专门性、职业化、一体化的一种探索。“考察官”的建立使少年法庭的庭后考察制度得以进一步发展。

  九、交流研讨、推广促进少年法庭工作

  在最高人民法院的统一部署下,1994年11月21日至24日,市高级法院少年法庭工作指导组和长宁法院在沪联合召开“上海市少年法庭工作交流研讨会(纪念长宁法院少年法庭建立十周年)”,总结和推广长宁法院少年法庭工作的经验。最高人民法院和部分省市的法院代表、专家等150多人出席大会。长宁法院院长曹加雄作题为《不断深化少年审判制度努力探索中国少年法庭模式》的工作汇报。至2002年2月,据《人民法院报》载,全国建立少年法庭2500多个,基本做到所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均由少年法庭审理;全国31个高级法院有29个建立少年法庭工作指导小组,全国有7500多名审判人员从事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工作。1994年11月,长宁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少年案件审判工作先进集体。2003年7月,长宁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妇联等14个单位授予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集体称号。2005年1月,长宁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少年法庭先进集体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