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吴淞区志->--总述

总述

2001/7/24 13:26:07

(一)

吴淞区位于上海市北部,地处长江与黄浦江交汇处的吴淞口,是水路进入上海市区喉,也是上海重点建设的重工业区、现代化外贸港区和新发展的城市地区。1987年管辖区域:北衔长江口;东临黄浦江;南以军工路、何杨铁路支线及长江路,分别与杨浦区、宝山县接壤;西至盛川路、北泗塘与宝山县交界。南北纵深14公里,东西最宽处5.5公里、最窄处1.5公里,积5445平方公里。下辖5个街道办事处,78个居民委员会,常住人口 61906户,220284人。

吴淞原是江苏省宝山县的一个乡,民国17年(1928年)7月划归上海特别市,建为吴淞抗日战争日伪统治期间,分属上海市市中心区和宝山区。抗战胜利后恢复区建制,称上海市第二十三区(后称吴棉区)。解放后吴淞区经历了三建三撤,三次建区具有三种不同功能,在三不同的地域上。1956年并入北郊区以前的吴淞区,辖吴湘镇及其周围农村,以农村为主,属市郊区;1960年上海市规划在吴淞建设以钢铁工业为重点的卫星城市,重建吴淞区,地东、浦西,是管理国营大工业为主的城市区。1964年上半年原属吴淞区领导和管理的工业、业划归市有关工业局和公司管理后,区建制撤销。1978年宝山钢铁总厂在长江口南岸动工兴建,吴淞被列为上海市重点建设的北翼,重点发展钢铁和能源。为全面规划地区建设,加强行管理,保证宝钢等重点工程的顺利进行,在宝钢地区办事处的基础上,再次建立吴淞区,境域黄浦江口推进至长江口沿岸,属管理地方行政的城市区。再建的吴淞区与宝山县的境域犬牙错,被包围在宝山县境内,而宝山县的县级机关又驻在吴淞区境内,形成“一块土地,二个主人的局面。1988年1月为理顺行政关系,统一规划地区建设事业,经国务院批准与宝山县一起“撤二建一”,建为宝山区。解放后,吴淞区三建三撤的经历,也是吴淞地区从近郊农村和港镇向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也显示这个地区的特殊性。

(二)

吴淞为“水陆要冲,苏松喉吭”,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明清两代境内设有吴淞江守御所、吴淞营、湘防营等军事机构,并筑有西、北、南、狮子林4座炮台,扼守长江门户。鸦片战争松之战,江南水师提督、上海市近代史上第一位民族英雄陈化成率部在西炮台抵抗英军入侵,英勇殉国。吴激失守,长江门户洞开,清政府被迫签订中英《南京条约》,上海市作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开埠。辛亥革命爆发,吴淤军警易帜反清,对上海全局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30年代发生的一二八、八一三两次徽沪战争,中国军队都曾在吴淞与日军浴血奋战,展开殊死斗。列强对中国发动的历次侵略战争,不管战场在何方,吴淞往往受到影响,侵略者或以军舰锁港口对中国施加压力,或由此登陆进入腹地。一百多年来的风云变幻,使吴淞这块弹丸之地成为中国近代屈辱历史的见证。

吴淞,具有革命斗争的光荣传统。中国共产党创建后,吴淞就成为上海革命势力和反治反复较量的前哨阵地之一。早在民国12年(1923年),中共上海地委就在吴淞建党,王荷波邓中夏、李立三、张秋人等革命先驱多次到吴淞指导建党建团,筹建工会,同年发展了第一批党员,成为上海近郊建党较早的地区。大革命时期吴淞地区的工人群众英勇地参加了震撼世人的上海三次工人武装起义。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在中共吴淞部委领导下,不仅顺利完成吴淞的战斗任务,还到南市、闸北等区进行有力支援,谱写了吴淞革命斗争史上的光辉篇章。蒋介石发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共产党人在吴淞坚持地下斗争,兵运和农运仍十分活跃,虽时时遭到民党血腥镇压,但革命火种不断。抗日战争期间的近郊区工作委会员、工人运动委员会和新四军吴淞情报组、吴淞采购点等都在吴淞进行隐蔽活动。解放战争期间的藻北(吴淞)分区委组八厂、张华浜码头等处都建有组织,发动工人开展护厂斗争,迎接解放。解放上海战役,人解放军在浦东、浦西钳制住吴淞口,宣告国民党军队在上海顽抗的最终失败。在长期的革命争中,共产党人在吴淞前仆后继英勇斗争,余立亚、王再生、邢土贞、王登科等革命先烈的壮牺牲,对吴淤人民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在吴淞接受党的教育,走上革命道路,后来在祖国各地英勇捐躯的革命烈土,更是不可胜数,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孙津川、红二师师长董仲明等烈士,都是突出的典型,令人缅怀。

(三)

吴淞以江海浩瀚、百阿争流的吴淞口得名,扼据江口,向有“重洋门户”、“七省锁钥”之称,凭借其优越的水陆交通条件,历来被视作开发的宝地,早在清同治及光绪初年,已辟有海关、铁路、码头和邮电通信。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根据各国领事多次要求吴淞开埠的建议,清政府将吴淞自辟为有别于上海租界和允许外商在此经商的通商场,吴淞第一次开埠,并将国内第一条营业性铁路——淞沪铁路重新从上海筑到了吴淞。一时辟街筑路、批地造房、列肆成市,颇成气候。后随着黄浦江的疏通,外商投资益集中于上海,吴淞首次开埠未获显著成果,但为吴淞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列强忙于战争,为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提供了良机,有识之土把目光又投向吴淞这块宝地,大战甫停,即筹备吴淞第二次开埠,公推实业家张春主其事。由于当时国内政局动荡不安,开埠涉及的各方利益争执牵扯较多,加上经费筹措艰难,美好的愿望和计划未能立就,直到民国10年(1921年)才设吴淞商埠局,战后各国资本势力卷土重来,以致失去了良机,民族工商业拳划的吴淞开埠又一次告吹。但这期间有一批近代工业在吴淞生根,初步形成以机械、纺织为主体的工业基础。南北洋鱼船纷至沓来,到沪的半数鱼货在此集散,促进了商业、手工业的繁荣,吴淞镇发展成为有800多家工商业户的港口城镇,为吴淞的发展开创了局面。

民国18年上海市政府制订《大上海计划》(即《新上海建设计划》),将吴淞定为商港区,蕰藻浜一线为工业区,计划开挖人工运河沟通蕰藻浜与吴淞江,使吴淞成为上海水上枢纽之一;从宝山镇到市中心,再往南接上南路,辟上海市的南北干道。按此计划开发,吴淞将成为上海最具发展规模的商港区。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随后受一二八、八一三两次松沪战争的摧残,不仅计划落空,连同已建成的基础也几乎化为乌有,且使吴淞长期处于兵荒马乱,民不聊生之境地。

民国35年以后,上海都市计划委员会先后制订《上海区域计划总图》和《上海都市计划》等,都曾对吴淞这块宝地的开发作出了规划。诸如在吴淞建新港,在吴淞蕰藻浜北建立挖入式港池;建设吴淞经市区外围至闵行的高速干道;在何家湾设新的编组站,使铁路、港口及工业区直接联系。这些计划虽有一些已经在酝酿和启动,但随后因国民党发动内战,使计划的实施失去相应的经济能力而告吹。直到1949年5月建立人民政权后,吴淞这块宝地才开创了新天地。

1956年,吴淞列为扩散市区工业和疏解市区人口的十个近郊工业区之一,进入新一轮开发的启动阶段。特别是1957年和1958年期间,全市一批冶金、化工的重大建设项目纷纷在吴淞落户,扩建上钢一厂,新建生产特殊钢的上钢五厂、上海钢管厂、上海铁合金厂、上海硫酸厂、吴淞化工厂等骨干大厂,使吴淞地区沿长江路、逸仙路、同济路、泰和路一线,成为一个工业带,形成以冶金、化工为主的吴淞工业区的雏形。同时还在黄浦江沿岸新建上海港第九装卸作业区,承担上海对外贸易货运。随着工业的发展,为解决工人的就地生产、就近生活,新辟泗塘、海滨两个工人住宅区和相应的市政配套设施,使吴淞地区的面貌焕然一新。1960~1964年间吴淞区,还把上钢三厂、上海炼油厂等大型企业归入管辖范围,成为上海市钢铁工业、化学工业的主要分布区。工业产值从1949年不足3000万元上升至1960年的16亿元。

进入80年代后,在改革开放大潮的推动下,吴淞的开发建设逢上极好的机遇,进入突飞猛进阶段。1987年区域内全民、集体所有制工业、交通运输、建筑企业发展到280家,年产值61.26亿元,创利4.10亿元,其中1978年在区境长江口南岸占地13.75平方公里的建国以来国内最大的投资项目、特大型冶金企业——宝山钢铁总厂的兴建,对吴淞的建设起了极大的动作用,实现从城郊型地区到城市化地区的转变。这期间,配合宝钢建设,原有的汹塘、海滨两个新村地区大面积扩建,并在宝山、果园、月浦等地新辟三个居民生活区,按现代城市道路标准新建27条道路,营造300多万平方米的新村住宅和多功能公共建筑群,水电煤等市政设施配套,教卫文体场所齐全,交通便捷,绿地遍布,为居民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全区人口从1980年初的9.26万人发展到22万人。人口的增加,购买力的提高,带来商业的繁荣,在牡丹江路建立区级商业中心街,全区1987年商业销售额达5.81亿元,比1951年694.67万元增82.6倍,比1982年2.24亿元增加1.6倍。在宝钢建设同时,沿江地带张华滋、军工路两个集装箱海运码头建成投产,宝山集装箱码头加紧建设,22个万吨级码头,承担着全市80%的集装箱进出口任务,年货物吞吐量1000万吨,居全国港口之冠。石洞口一地兴建两座国内最大的火力发电厂,上海石洞口发电厂和华能上海石洞口第二电厂建成后,两厂装机容量达到240万千瓦。昔日的农村渔港现今已成为上海重要的钢铁、能源基地,以及全国最大的集装箱吞吐港口。今日吴淞,到处可以看到旧宅在改造,新楼在崛起,道路在延伸,小区在拓展,高楼林立,厂房林比,商船云集,交通繁忙,商业兴盛,处处显露勃勃生机,一个城市化新吴淞已经初具规模。物阜年丰,1987年区财政收入达到3.1亿元,人民安居乐业,区内工业、交通、运输、建筑、财贸等部门容纳了17万名职工,居民中的7000多名闲散劳动力大部分被安排进22个集体所有制单位和合作联社工作,被征地的农民中有1.2万多人进入工厂、商店当了职工,还有2000多名老人每月领取养老补助金安享晚年;有2000多户个体户在区内从事商业、饮食、服务等行业,为社会拾遗补缺,从而创造较为安定的社会环境,吴淞进入了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四)

吴淞,在经济发展同时,文化建设上也有过值得追忆的过去和较快发展的今天。吴淞的近代教育事业兴办较早,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开始,就办有新式学制的学塾和小学。光绪三十一年马相伯、严复在吴淞提镇行辕创办复旦公学(今复旦大学前身)。光绪三十二年两江总督拨吴淞炮台湾公地建中国公学。民国6年(1917年)同济医工专门学校(今同济大学前身)从上海迁来吴淞。民国12年在吴淞设有国立政治大学。以后又有第四中山医学院设立。同期还有水产、商船、海军等专科学校在境内建立,吴淞一度成为高等学府较为集中之地。20年代的平民教育活动也在吴湘地区广为开展,这对启迪民智,提高社区文化水准起了催化作用。吴淞还有创办较早的图书馆,即光绪二十五年在吴淞镇开设的吴淞藏书会,还有近郊第一批创办的公共体育场和医院。民国18年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与上海市卫生局合作组建的“吴淞卫生模范区”,更属全国首创。惜在两次淞沪战争中,大学园区和卫生模范区全部被毁,文教卫生事业元气大伤。到解放前夕,全区没有影剧院、公共体育场和公共图书馆,仅有1所卫生所、1所中学、14所小学,有近30%的学龄儿童失学。

解放后,普通教育不断发展,在1952年就基本解决学龄儿童入学问题,助年代又在全区普及了初中教育,并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1987年全区有普通中学13所,中专职校4所,小学19所,幼儿园20所,另有业余大学、电视大学分校及成人中专各1所,境内市属大型企业也办有技工学校和专科学校。学校校舍翻新,教学设备也有较大改善,中小学共配有电脑177台,电影放映机25台,并建立了语音实验室。

医疗事业发展很快,医疗单位从解放前的1所、18名医生,发展到1987年有医疗机构202所,医务人员3655人。霍乱、天花、白喉、麻疹、流脑、疟疾等危害人民健康的传染病已绝迹或基本消灭。生活、卫生条件的改善,使全区人均期望寿命提高到男为73.35岁,女为75.61岁,已接近发达国家水平。

科技、文化、体育也都有发展,全区有科技学会12个、文化馆站8座、图书馆12家、影院剧场8座,体育场所有球类房、射击场、击剑房、游泳池等多处,宝钢体育场更具一定规模。历年来,开发了一批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和新材料,取得不少成果和效益。文化活动活跃,丰富了居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吴淞信鸽在国内重大放飞比赛中屡屡夺冠,饮誉鸽界。

(五)

一百多年来,吴淞从农村渔港到城市新区,经过了曲折艰苦的发展过程,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美好的愿望才变成了现实。抚今追昔,深感今日成就来之不易,继往开来,更感信心百倍。1988年1月,为有刊于上海城市总体规划的实施,加快北翼地区的开发建设;有利于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改革,避免“一块土地,两个主人”的问题;有利于统一规划,统一管理,充分利用优越的地理位置,安排各项建设事业,更好地为这一地区的生产建设和群众生活服务;有利于加强城市和农村的结合,促进城乡一体化,为扩散大工业提供条件;有利于缓解城乡矛盾,更好地发挥农村为城市服务,城市支援农村的作用,走共同富裕的道路,经国务院批准,撤销吴淞区和宝山县建制,合建为城乡一体的宝山区。区县合并后,为吴淞地区的发展提供了更广宽的活动空间,增添了充沛活力,可以预期的未来,这里将有更大的发展,更大的进步,吴淞人民一定会在新历史发展中,再创辉煌、再上台阶,作出更大的贡献。

回到顶部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