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十九卷商业服务业

第十九卷 商业服务业

2008-7-21 11:01:12

概述

 

    上海是全国最大的商业中心,国际上重要的商业城市。

    隋、唐年间,上海地区商业随着本地渔业、盐业、农业、手工业发展而日渐兴起。商业主要集中于市镇。唐天宝年间,青龙镇为上海地区最早的集镇之一,至长庆年间已十分繁盛。宋景祐年间,和国内苏、杭、湖、漳、泉、温等州,国外安南、日本、高丽等国贸易密切,商业繁荣。“人乐斯土,地无空闲”。宋熙宁十年(1077年),青龙镇税收15879贯400文,几占华亭县年税之半。南宋景定、咸淳年间,上海镇迅速发展,“甿廛贾肆,鳞次栉比”,上海港船舶辐辏,开始替代青龙镇,成为上海地区主要的内外贸中心。元代,上海建县,棉布交易日盛。明代,上海地区成为全国棉纺织品、棉花交易中心,最高年份输出棉布2000余万匹、棉花50万担。清代,为全国重要的埠际贸易转口地,输入、转口大豆、豆饼、大米、杂粮、食油、食糖、药材、茶叶、桐油、瓷器、竹木、杂物等农产品和手工业品。嘉庆年间,上海县发展成“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道光十年(1831年),关东输沪转口的大豆、杂粮和豆油等共达473万担。

    明嘉靖年间,上海县城内有三牌楼街、四牌楼街、新衙巷等10多条街道。清嘉庆年间,大街小巷增至60多条,形成商号集中的专业商业街,如豆市街、花衣街、芦席街、篾竹街、咸瓜街、火腿街、猪作弄,以及专营海味、香料、象牙等进口货的洋行街。县城内有美衍泽堂、童涵春等国药、吴良材眼镜、谈仲和笔纸、顾振海墨锭、濮元良菜刀、瞿应轩陶壶、张善六银器、姜世辉精制宝珍膏等名店名品。城隍庙一带集中笺扇、书画、骨牌、古玩等工艺品及餐饮小吃。黄浦江十六铺码头沿江开设水产品、水果、蔬菜等地货行。同业公所等行业组织渐有发展。至道光二十一年(1842年),上海建有商船会馆、布业公所、桂圆公所、京货鞋业公所、本帮猪业公所、药业公所、豆业公所、北货业公所、成衣公所、粮业公所、米麦杂粮公所、祝其公所(饼油商)等18个行业组织。

    上海开埠后,传统商业发生巨大变化,兴起以经营进口商品为主的新式商店和批发字号。最早为洋布业和百货业,后出现五金、钢铁、西药、医疗器械、化学试剂、玻璃仪器、颜料、染料、化工原料、电器、交通器材、自行车、卷烟、石油商业。有的商行开始由外商设立,后由华商开设或作特约经销商。经营进口商品的商店、批发字号具有资本大、雇员多、营业额高和经营理念新的特点。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钢铁商业营业额高达311万两银。由于内外贸易结合,采办出口大宗商品的商号应运而生。咸丰七年(1857年),茶叶采办商有元亨、怡芳等52家。咸丰十一年,生丝采办商有华记、泰记等24家,还有皮革、驼毛、猪鬃、桐油等采办商。实力强的百货、五金等批发商和零售商还到沿海沿江的重要商埠设立分号,各地商号也到沪采购或设立采办货物的申庄。1918年,四川、广东、山西、山东、福建、江西等地和天津、汉口等重要城市在沪开设的批发行号有340家。

    批发商业交易方式多种,流通渠道畅通。20世纪初,大部分商品通过同业公会组织的市场、茶楼茶会洽谈交易,较知名的有沪南薛家浜、沪北新闸桥一带的南、北两大米市,复兴岛的鱼市场和在市中心的青莲阁、一乐天等茶楼茶会市场。经营中介业务的居间商、掮客活跃于市场交易。

    建立大宗商品期货交易所,标志上海近代商业达到新阶段。1919年7月成立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1920年1月成立上海面粉交易所,1921年7月成立上海华商纱布交易所。其间,商品交易所多达140家,1922年并为12家。

    上海商业成为全国埠际贸易的中心,联接全国城乡经济、组织商品集散的贸易中心。1936年,上海埠际贸易包括转口贸易总值达8.91亿元,占全国各通商口岸埠际贸易总值的75%。埠际贸易主要有两类:一类与对外贸易相连,向全国各地分销进口商品和从各地采办货物供应出口;一类与生产和生活相关,向全国各地销售上海工业产品和从各地采购农副产品、工业品及生产原材料。

    上海出现特色商业,租界商业成为上海商业的代表。20世纪30年代初,全市商业服务企业共7.2万余家。大店、名店集合,形成图书文化、五金机械、呢绒、绒线、女式服装、绣花女鞋、古玩、小百货等一批专业特色商业街。上海租界内的商业、金融业、航运业发展迅速,到30年代,有商业服务企业3.4万家,占全市47.22%。上海县城内的商业向租界转移,大批名店、批发商号和外地知名商店竞相迁入或设立分号。雷允上、蔡同德、胡庆余堂等国药店,周虎臣笔庄、曹素功墨庄、翁隆盛茶叶店、王宝和酒家、采芝斋食品店、张小泉刀剪店等相继在租界设店。兴起一批以百货业为主的新型商业,1917~1936年,先施、永安、新新、大新4大百货公司在南京路创办,华懋饭店、国际饭店开办,棉布绸段、金银饰品、时装、钟表、眼镜、西药、餐饮、照相等各种专业特色店开设,形成在全国独树一帜的商店群,构成上海近代商业的基本格局。

    上海商业与工业界一起,积极参与社会活动。1912年,成立上海总商会。1915年,成立中华国货维持会,创办《国货日报》,宣传抵制日货、提倡国货。五四运动以后,商店罢市,大规模抵制日货,成立抵制日货劝告团、劝用国货会等组织。1925年五卅运动后,民众发起抵制日货运动。1932年,成立中华国货产销协会等商务机构。1933年,建立中国国货股份有限公司并在外地设分公司,上海成为全国提倡国货运动的中心。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上海商业遭受浩劫,闸北等地商店大多毁于日军炮火。大量民众涌入租界居住避难,租界商业又得到发展,新开饮食店129家、日用品店85家、服装店58家、医药店31家、饰品店26家。1940年,又新开百货商店500多家。协大祥、宝大祥和信大祥3家绸布商店扩大经营,发展为绸布业的三鼎足。永安公司获利丰厚,1939年为359.01万元,1940年509.98万元,1941年达1775万元。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强行低价征购并统制化工原料、钢铁、五金、粮油、棉纱、棉布、西药等物资,相关商业损失惨重。埠际贸易量下降,米、煤、棉和日用工业品严重短缺,物价飞涨,粮食配给仅及实际需要的1/3。上海商业全面凋零。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商业一度繁荣。美国货大量倾销,南京路4大公司的商品约80%为美国货,中央商场、福佑商场等40多个卖场以销美国货为主。官僚资本企业加剧垄断,投机商囤积居奇,市场秩序混乱,通货膨胀。1948年,国民政府推行币制改革,物价一日数涨,抢购风潮迭起,商业经营艰难,大批商店歇业或半停业。不少企业向香港、台湾转移资金。

    1949年上海解放初,全市有230个商业行业,近10万家商号、10万余个摊点,商业服务业从业人员30万余人,摊贩20万余人;批发企业近1万家,约占全国1/3,各地驻沪申庄2000余家;尚有24个物品交易所、30余个茶楼茶会市场。零售商业点多面广,万余家烟酒糖茶、糕点等专业店和杂货店遍及大街小巷。饮食服务业以帮别全、烹调优、门类多、技艺精而闻名海内外。上海商业在开埠后百余年的发展中创造和积累了许多经验,对全国商业发展具有相当影响。

    上海解放到70年代中期,上海商业以“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发展经济,保障供给”为宗旨,历经恢复国民经济、实行计划经济、进行所有制改造、调整商业政策等各个时期,建立以国营商业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商业体制,形成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相适应的商品流通体制。在上海工业生产不断发展的基础上,上海商业成为全国最主要的工业品采购供应中心。

    上海解放初,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上海市军管会)所属经济接管委员会接管前民国政府在沪商业贸易管理机构和企业。1949年6月,成立国营上海市贸易总公司,相继成立零售、粮食、煤业、盐业、百货、花纱布、医药、交电、土产、油脂等市级国营商业专业公司和集体经济性质的上海市供销合作总社,之后又成立百货、纺织品、五金、交电、化工、医药、石油等商业一级批发站,向全国主要地区商业二级批发站供货。国营商业公司建立后即向私营工厂收购产品以扶持生产,进而采用发料加工、以棉易纱、以纱易布、以麦易粉、以丝易绸等办法,帮助私营工厂解决生产原料和产品销路。同时,国营商业在打击投机、平抑物价、稳定市场中起了重要作用。1949年5月底~1950年2月,出现因投机商操纵重要物资和“二六”轰炸事件(1950年2月6日国民党空军轰炸上海)造成的全市4次严重影响全局稳定的物价涨风,尤其是关系国计民生的米、棉、煤(称“二白一黑”)的价格暴涨。国营商业部门在中央和上海市军管会的领导下,采购调运物资,低价抛售,平抑涨风,稳定上海市场物价。

    国家对私营工商业实行利用、限制、改造政策,发挥私营工商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1950年5月起,调整公私关系、劳资关系、产销关系。上海国营商业公司把米、布、盐、糖等商品的批零差价分别从1%~4%扩大到6%~12%,以增加私营商业的经营利润;规定国营零售商店只经营粮食、纱布、煤炭、食油、食盐、石油6种商品,土产品零售业务全部让给私营商店经营。1951年,上海私营商业盈利比上年增长85.4%。1951年12月~1952年7月,开展“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五反”(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骗国家财产、反对偷工减料、反对盗窃国家经济情报)运动。到1952年,国营商业已取得市场优势,批发经营额占全市份额的56.8%。国营商业对经营困难的零售企业给予代销业务,以维持其经营。政府鼓励和支持各业同业公会协助做好“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工作,减少职工失业。全市商业经济得到恢复,市场稳中显活。

    1953年,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重要商品纳入国家计划购销渠道。国营商业扩大对私营工厂加工订货范围,加工、订货、收购、包销工业产品的产值占私营工业总产值的61.8%,1954年增至81.2%,1955年达84.8%。国营商业开始全面掌握货源,控制商品批发市场。1953年12月28日起,对粮食统购统销,全市私营米店全部成为上海国营粮食公司的代销店。1954年3月起,对城镇居民实行食油定量供应。9月,对棉布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规定私营棉布批发商不得经营棉布批发业务,对全市居民发给布票按定量供应,保证基本生活需要。

    1953年10月~1956年,国家对资本主义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首先由国营批发商代替私营批发商,建立以全国和全市商业企业为对象的三级批发网络。改造私营批发商91个行业、8377户,涉及从业人员4.4万余人,其中,棉布、土布、烟叶、糖、煤、华洋杂货6个批发行业712户,药材、西药、呢绒、绸缎、五金、颜料、卷烟、皂烛、纸张、仪器文具、杂粮油饼、水果干货等42个行业3641户,43个次要行业4024户。1955年下半年起,展开以全市私营零售业和饮食服务业为对象的全行业改造,11月全国最大的私营零售企业永安公司公私合营。1956年1月20日,全市零售商业餐饮服务业共120个自然行业的7.11万户实行公私合营。建立10多家市级国营商业专业公司,按区成立391个区店,管理公私合营商店。全市85776户有固定门店或摊位的小商小贩分别组成合作商店或合作小组。到1957年底,共改造私营零售商业餐饮服务业15.39万户,涉及从业人员36.07万人,其中,转为公私合营的7.24万户,转为合作商店的2.87万户,转为合作小组的5.26万户,转为国营或合作社营的159户。此外,尚留有私营小企业2273户。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形成以国营商业为主体、多种经济成份并存的社会主义统一市场。商品购销“大集中、小自由”,重要工农业产品均由国营、供销合作社商业收购和批发销售,副食品、土产品和小商品中留有少量可进入自由购销渠道。

    1958年,商业部门受“大跃进”运动影响,一方面追求高指标,停止执行与工业部门“上签协议,下订合同”的采购制度,实行“生产什么,收购什么;生产多少,收购多少”政策,造成不适销商品大量积压。另一方面,两次大量撤并小企业、商业服务网点,关闭农副产品自由流通的货栈和集贸市场,更使流通渠道单一。商业网点及从业人员急剧减少,由1957年11.31万个、41.01万人减至1960年2.91万个、37.04万人,个体商业从2.45万户、2.54万人减至0.9万户1.78万人。1959年,全国经济出现困难,市场商品匮乏,供不应求矛盾突出,严重影响人民生活。1961年起,国家实行经济调整政策,商业部门从多方面支持工农业生产,加强商品收购,恢复“上签协议,下订合同”制度,扩大适销的日用工业品货源。建立和发展市郊副食品生产基地,调整农副产品收购政策,提高城市自给比重。严格控制集团购买,保证商品优先供应居民。稳定18类主要商品价格,对100多种商品实行凭票凭证供应。组织少数优质商品和特色菜点实行高价销售,扩大货币回笼。加强日用品的修配业务,挖掘社会物资利用潜力。活跃城乡物资交流,推动工业品下乡,恢复农副产品代理行和集贸市场,1962年全市开放235个集贸市场。调整零售商业网点布局,恢复“前店后工场”的经营特色。发展部分个体商贩、私营小店经营。1964年,商品采购量回升,市场供应好转,部分商品退出凭票凭证供应范围。1965年,上海市场购销两旺。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许多经营业务和服务方式作为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对象,勒令停止经营或取消服务,商业经营特色和特色商品大多消失,服务质量下降。全市所有公私合营商店改为国营商店,再度削弱集体商业,排斥个体商业,严令取缔城乡集贸市场。又一次大规模撤并商业网点,由1966年3.96万户减至1976年2.95万户,个体商业由6448户减至436户。1969年起,从市外调入上海的农副产品数量减少,市场供应再趋紧张,主要副食品和少数日用品恢复凭票凭证供应。商业服务业网点不足,设施陈旧落后,技术工种缺乏,出现“住宿难”、“就餐难”、“买菜难”、“做衣难”、“洗澡难”、“理发难”等。上海继续增加对外省市日用品的供应量,1976年比1966年增长51.4%。

    1978年起,上海商业全方位改革商品流通体制和企业管理体制,推进企业重组和规模经营,调整商业所有制结构,大规模改造和建设商业设施,扩大对外开放,引进新的商业业态和经营管理方式,商品流通领域率先形成市场机制,加速与国际市场接轨,努力建立与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相匹配的商业服务业的基本框架。

    改革商品流通体制,导入市场运行机制。把计划经济条件下构建的国营商业“独家经营”、封闭式、分配型、多环节的流通体制,改为以国营商业为主导、多种经济形式、多种经营方式、多种流通渠道和开放式、少环节的流通体制。(1)改革农副食品购销体制。1979年起,调减统购派购基数,提高市郊16种农副产品收购价格,当年的蔬菜、禽、蛋上市量分别比上年增长30%、67%、74%。1984年,放开果品和水产品经营。1985年,取消粮食和副食品的统购派购制度,改为农商之间合同定购,合同数以外的可进入市场议价成交。1991年,放开蔬菜价格。1993年,放开粮食经营和价格。到1995年,大部分农副产品可多种渠道自由流通。(2)改革日用工业品流通体制。1980年,由国营商业的统购包销改为计划收购,协议收购、订购、选购、代购、代销、经销和联营联销及生产部门自销等形式,到1990年,大部分日用工业品经营转为市场调节。1995年钢铁、煤、石油等绝大部分生产资料放开经营。人民生活必需品陆续退出凭证凭票计划供应范围,1983年11月取消纺织品供应票证,1993年4月取消粮油供应票证,至此所有商品供应票证被全部取消。自50年代中期起影响人民生活和国家经济建设的商品严重短缺现象得到彻底改变,市场商品丰富,国内国际名品供应量大幅增加。

    兴办各类商品市场,通过市场化运作促进生产和活跃流通。1979年1月,在市区边缘地区首批恢复22个农副产品集贸市场,7月,成立上海生产资料市场。1980年,开设水产品、副食品交易市场。1984年10月,成立上海工业品贸易中心。1987年,成立上海钢材市场。所有市场均由产销双方直接见面自行交易。到1989年,建有13个贸易中心、53个以农副产品为主的批发交易市场、458个集贸市场、61个小商品市场和旧货市场。1991年,开始探索建立高层次商品市场。是年5月,建立上海肉类商品交易市场。随后又建立以期货为特征的粮油交易所、农资交易所、建材交易所、石油交易所、商品交易所等十几个国家级市场。1993年,区域性市场发展到204个,地方性初级市场406个。1995年,全市有各类批发市场1186个,年成交金额1200多亿元;农副产品集贸市场725个,年成交金额175.33亿元。

    改革商业管理体制,扩大企业自主权。1979年开始,国有商业服务企业试行基金制、利润留成制和内部分配改革。1983年起,按不同企业推行多种形式承包经营责任制。1987年,开展股份制改革试点。上海豫园商场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次年成为全国首家向社会公开募股上市的商业股份制公司。实行股份有限公司制的还有上海新世界商场、第一百货商店、华联商厦、第一食品商店等。1992年起,在全市600多家大中型国有商业和供销合作社企业实行以扩大企业经营业务、财务、分配、用工、投资等6个方面自主权的改革。1994年,按照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要求,对大中型商业企业改组,先后有30家大型商业企业被列为上海市现代企业制度改革的试点单位。到1995年,全市已组建商业企业集团54家;股份制公司21家,其中上市公司14家;股份合作制小型企业654家;公有民营小企业(小网点)3530个;转为个体、私营小企业(小网点)145个,其他承包和租赁经营等小企业(小网点)7300多家。1987年起,改革商业行政管理体制,撤销行政性管理公司,市、区商业公司转变职能,明责放权,实行市、区两级政府、两级管理。1994、1995年先后撤销市第二商业局、市物资局和市第一商业局,减少管理层次,进一步扩大企业自主权,把企业推向市场。

    推进多种经济所有制商业发展,调整商业经济结构。1981年,成立市发展集体、个体商业服务业调协小组,扶持发展集体、个体经济的商业服务业。1984年前后,恢复供销合作社的集体所有制性质。1992年起,结合商业设施改造和建设,发展跨部门、跨行业、跨地区和跨所有制性质的多种形式的工商联营、农商联营、商商联营和中外合资、合作商业服务业。非国有经济商业迅速发展。到1995年,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构成的比重,国有商业由1979年的68.27%降为40.6%;集体商业(包括供销合作社)由31.43%下降为30.25%;私营和联营商业占5.73%;其他商业(包括个体经营户和中外合资、合作商业)增至23.42%。

    规划调整网点布局,加快商业设施建设,改善购物及消费环境。80年代末90年代初,从改扩建商业设施发展到大规模建设,规划新的布局,构建都市商业圈,形成中央商务区和市级商业中心、地区级商业中心和专业特色街、居住区商业中心、城镇商业中心等多层次商业网点分布新格局。第六个五年计划期间,全市投资26亿元用于商业设施的改造和建设,“七五”、“八五”期间分别增至62亿、400余亿元。1995年,全市商业服务业零售营业面积由1990年的385万平方米增至884万平方米,全市人均占有商业营业面积由0.49平方米增至0.66平方米。全市1万平方米以上商厦由1990年1家增加到1995年40家。1990~1995年,市级商业中心由“四街一城”发展为“四街四城”。原“四街一城”南京路、淮海路、四川北路、西藏中路和豫园旅游商城通过改造和新建商业建筑群改变面貌,新建成浦东新上海商城、铁路新客站不夜城、徐家汇商城3个现代化商城。开辟10条市级商业特色街。完善和发展32个地区级商业中心和65个居住区商业中心。在市中心实施“灯光工程”,灯光夜市从中心商业区向地区级商业中心延伸,汇合成绚丽繁华的夜上海。

    利用外资和引进先进管理技术,发展商业服务业。1984年,创办第一家沪港合资扬子江大酒店。1992年,国务院批准建立全国首家中外合资零售企业上海第一八佰伴新世纪商厦。到1995年,全市有中外合资、合作零售企业63家,涉及百货商厦、超市、货仓式超市、便利店、专卖店等;中外合资、合作餐饮服务企业120多家,有海仑宾馆、锦沧文华酒店,以及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等连锁快餐店。同时,上海商业在海外投资创业。1984年,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开设金龙酒家,1985年,在荷兰鹿特丹开设上海城酒家,1990年,在莱索托首都开设百货商店。到1995年,在海外共设有商业服务企业17家。发展对外贸易,全市有13家商业企业具有进出口经营权。

    引进新业态新技术,改造传统商业,建设现代商业。90年代,连锁超市的崛起,成为上海传统商业向现代商业转变的重要标志。1991年,成立联华超市公司,迅速出现连锁超市网点。接着,成立华联、农工商等超市公司,超市网点向全市铺开。1995年,上海联华超市公司、上海锦江集团公司分别同家乐福、麦德龙等国际跨国商业集团公司合资组建大型超市和货仓式超市。又出现24小时昼夜营业服务的连锁便利店。连锁超市、便利店的开设带动传统商业改造。1994年,有60家菜场改建为超市,600多家粮店、油酱店改为便利店。到1995年,全市有21家超市公司,1700多个超市、便利店网点,全年销售额32亿元,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3.3%。连锁经营扩展至餐饮、服装、药品、装潢材料、音像制品、洗染、彩扩、维修等各业。大型百货商厦集购物、餐饮、娱乐、休闲消费服务于一体,传统百货店向现代综合百货、购物中心和专业百货转变。各类商场普及电子收款机,大商场及连锁企业开始实施计算机网络管理,初步实现配送中心与连锁超市、便利店之间商流、物流、信息流的一体化,提高商业服务业现代管理水平。

    繁荣上海商业,振兴上海经济。1991年,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把发展商业作为振兴上海经济的一个基本方针,明确发展“大商业、大流通、大市场”。后又提出“上海商业要成为上海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到1995年,上海商业超速发展,中小企业经过调整变革业态,大型企业通过重组增强实力,开拓内外市场,发挥辐射作用,提高服务水准,繁荣活跃市场。是年,全市有商业、餐饮服务网点163368个,个体经济116311户,另在外地设有网点1182个;商品销售总额3015.41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970.04亿元;商业流通业实现国内生产增加值269.49亿元,占全市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1990年的6.85%提高到1995年的10.3%;商业服务业员工从90万人增至138万人,平均每年吸收10万名社会劳动力。上海商业在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中贡献力量,奠定了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商业服务业的坚实基础。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