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四十卷方言

第四十卷 方言

2008-8-21 10:23:41

    述

    上海地区通行、使用的本地方言属现代吴方言太湖片,是古代吴语的继承和发展。

    最早记录上海方言的元陶宗仪《辍耕录》,记有松江方言声母“塞音三分”(p、p‘、b;t、t。、d;k、k。、g等)和”r头’’(女子之贱者)、“温暾”(微媛)、“拗花”(折花)、“娘”(母)、“鏖糟”(不洁)、“家翁、家公”(家之尊者)、“点心”(小食)、“夜航船”(夜行客船)等多个方言词。明正德七年(1512年)<松江府志.风俗卷>记松江地区“方言语音皆与苏、嘉同,间亦小异。如谓人日渠.自称日侬,问如何日宁馨(宁音如囊,馨音如沆),谓虹日鲎。言罢必缀以休。及事际、受记、薄相之类,并见于苏志(薄音如勃)。又谓此日笛里(笛音格),谓甚日忒煞(煞去声),谓羞愧日恶模样(模音如没),谓丑恶日泼赖(泼音如弧)。问多少日几许(音如夥)。至于音之讹.则有以二字为一字(如世母为婶,舅母为妗,什么为些之类),以上声为去声,去声为上声(呼想如相,呼相如想之类)。韵之讹则以支人鱼(龟音如居,为音如俞之类),以灰入麻,以泰入笛(槐音如华,大音如惰之类)。如此者不一。细分之,则境内亦自不同,枫泾以南类平湖,泖湖以西类吴江,吴淞以北类嘉定,赵屯以西类昆山。府城视上海为轻,视嘉兴为重,大率皆吴音也。金山俗参五方,非南非北,盖自设卫后始然。”

    此后,上海地区有50余种明清方志设专目记录本地方言。综合所记,表明上海地区方

言是吴语北部的一个土语群,以古吴淞江为界分为南北两区。南区包括今上海市中心区、闵

行区、浦东新区和松江、青浦、金山、奉贤、南汇等县全境或大部,北区包括今宝山区、嘉定区和崇明县等地,吴淞江北岸黄渡、江桥一线的狭长地带属南区,今黄浦江下游东岸高桥一带属北区。1922、1923年上海县人胡祖德有《沪谚》《沪谚续编》先后出版,记述大量上海县范围内(含今上海市区大部分)的方言。

    今上海话跟吴淞江以南旧属松江府辖区的华亭、上海县一带的古代方言关系比较密切,

跟吴淞江以北旧属苏州府太仓州辖区的嘉定、宝山、崇明一带的方言关系较疏远。今上海话

特别是老派上海话的不少语音特点跟闵行(上海县)、松江、金山、南汇、浦东新区(川沙县)等区县方言一致,明显有别于苏州、昆山、嘉定(部分)、宝山、崇明等地方言。如老派上海话和松江话古“帮”、“端’’两母的字都读缩气音[?b]、[?d];入声韵最为丰富;阴上调值为平调等,都有别于北区方言。现代上海话的直接源头是元明时代通行于松江府上海县一带的方言,与毗连的松江、嘉兴等地方言有特别密切的历史渊源关系。

    历史上上海及其周围地区的强势方言,元明时代是嘉兴话和松江话,清代是苏州话,都

对上海地区的方言产生过较大影响。20世纪以后,上海的经济文化发展迅速,上海地区方

言的代表上海话逐渐成为上海及毗邻地区的强势方言。同时,由于大批移民进入上海地区,

各地方言对上海方言的发展也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