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三十八卷文化艺术(上)

第三十八卷 文化艺术(上)

2008-7-8 9:24:40

概述

    上海境域曾是吴越属地,其文化传统与吴越文化有着历史渊源。晋代,华亭出现陆机、陆云文士,有书法《平复贴》存世。隋唐时,沪地有《黄竹子歌》《江陵女歌》《子夜歌》和“白苎舞”、“拂舞”、“白符鸠舞”等吴越歌舞流行。宋代,书法家米芾在青龙镇任镇监时,在此常参与书画活动。元朝统一后,松江成为山水画创作最活跃地区,涌现出温日观、曹知白及马琬等画坛名士。其时北方杂剧流入,府城设演出场所“勾栏”,士大夫家宴亦常伴有歌舞、戏曲。明代,上海绘画兴盛,遂形成“松江画派”,其领袖人物为董其昌。戏曲随着北方杂剧衰落,海盐腔、余姚腔、弋阳腔、太平腔入沪。嘉靖、隆庆之交昆山腔传入,受沪人青睐,一时风行,私人家班和民间班社大量涌现。至清代,沪地多处寺庙建有庙宇戏台。清康熙十五年(1676年)沙船商建沙船会馆,为祭祀天后设戏楼,出现上海第一座会馆戏台。自嘉庆二年(1797年)起,各地客商和其相关人员在沪建会馆与公所,同时设戏台。上海开埠前,约有戏台30座。每逢祭赛酬神或庆典,“弦歌之声不绝于耳”。民间婚丧喜庆盛行丝竹、锣鼓鸣奏,岁时习俗亦有行街歌舞取乐和讨彩,出现了“划旱船”、“滚灯”等极富有地方特色的民间舞蹈。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开埠后,随着城市近代化和商业繁荣,吸引各地演出团体和艺人到沪献艺。道光三十年(1850年)上海城内出现最早的戏园——三雅园,专演昆腔。同治初年徽班到沪,有取代昆腔之势。至同治六年(1867年)京式戏馆满庭芳茶园开幕,邀京角来沪演出,“沪人初见,趋之若狂”。《申报》所载戏曲广告剧目,同治十一年至十三年3年达800多个,时称“梨园之盛,甲于天下”。在这昆、徽、京班争胜演变的同时,其他地方戏曲也从农村各地先后进入上海,并不断地在演出竞争中发展。浦东“东乡调”逐渐从本滩、申曲成为沪剧,浙江绍兴嵊县一带的“的笃班”、“小歌班”从绍兴文戏演进为越剧,苏、锡、杭、甬等滩簧和江淮戏、淮扬戏也在上海演出中形成各自的剧种。最初流行于苏州、无锡和上海地区的“小热昏”受文明戏的影响,演出独脚戏发展为滑稽剧。发源于苏州,流行于江浙的评弹涌进上海茶楼、书场。从咸丰元年(1851年)到宣统三年(1911年),全市各类大小茶园(剧院)先后有114家,广东路、福建路、福州路一带最为集中,有71家,大多上演京剧。

    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世界电影发明第二年,上海徐园又一村放映“西洋影戏”。不久,一些教会学校圣约翰书院、徐汇公学等一批热中戏剧的学生组织各种社团,排演西方名剧片断和反映时事的剧目引向社会,成为新剧、文明戏的发端。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起,春柳社、春阳社、新民社相继演出《茶花女》《黑奴吁天录》《迦茵小传》《热血》等,使新剧影响扩大。上海电影业也随之而起,1913年,由郑正秋编剧、张石川导演中国第一部短故事片《难夫难妻》在沪诞生。

    音乐,在中西文化交融、撞击下,原有民间盛行的丝竹乐、钹鼓乐、吹打乐虽保持固有风格,但西方音乐和西方生活方式的音乐会、舞会逐渐在沪流行。光绪四年上海管乐协会成立上海管乐队,后公共租界工部局接办进而转变为管弦乐队。以后市区文明雅集茶楼也成立江南丝竹社团,“文明雅集”,定时定点活动。南洋公学于光绪四年率先在校中设音乐课,沈心工成为中国第一位教授新式唱歌的音乐教师。此时上海的绘画,受外部影响,融会中西,崛起顺应新市民的需要,出现了革新中国画的“海上画派”。其代表人物有任伯年、吴昌硕。西洋美术在上海的勃兴,打破了原来只是书法、篆刻、中国画和民间美术的局面,出现了油画、漫画、版画、月份牌画、连环画、宣传画、水粉画、美术设计、雕塑等。五四运动中出版的但杜宇《国耻画谱》,为中国漫画史上第一本漫画家个人专集。

    进入20年代,上海文化娱乐业呈现繁荣、良莠混杂的局面。1925年前后,全市有电影公司41家,占全国80%;各种大小剧场近百家,一批新建剧院如福州路上的天蟾舞台、共舞台、中国大戏院相继开幕,与原来的大舞台并称为上海“四大舞台”。大光明、卡尔登、南京大戏院、金城大戏院先后竣工开映。文化的兼收并蓄,上海京剧界中产生麒派、盖派艺术。电影从1921~1931年10年间,共拍摄故事片650余部,大多宣传封建伦理、饮食男女和怪力乱神,但仍有一部分具有进步意识和现实主义倾向的影片。是时,联华影业公司成立,公开提出“提倡艺术,宣扬文化,启发民智,挽救影业”的口号。1931年中国第一部蜡盘发音有声片《歌女红牡丹》问世,稍后,片上发音有声片《雨过天青》《歌场春色》上映。九一八事变,民众抗日救亡的热情高涨,左翼文化运动蓬勃兴起。美术在鲁迅的倡导下,上海出现朝花社、一人艺社和木刻讲习会,介绍外国进步版画,培养青年作者,涌现出大量进步作品。在此前后,电影《狂流》《女性的呐喊》《中国海的恕潮》《渔光曲》上映。1935年5月24日,《风云儿女》在金城大戏院(今黄浦剧场)上映,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电影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唱向社会,传遍全国。激发爱国热情。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上海沦为“孤岛”。当年8月20日上海话剧界救亡协会在卡尔登大戏院召开大会,宣布成立13个救亡演剧队,分赴全国各地。参加各队领导和演出的有于伶、冼星海、贺渌汀、袁牧之、欧阳予倩、洪深、郑君里、金山、白杨、赵丹等数百人。11月《大众歌声》发表美亚保险公司职工麦新创作的《大刀进行曲》,以后,越剧《花木兰》、京剧《明末遗恨》《梁红玉》、话剧《保卫卢沟桥》《放下你的鞭子》等在舞台和街头演出。1938年周信芳领导移风剧社再次公演《徽钦二帝》《亡蜀鉴》,屡遭日伪恫吓和骚扰,拟上演的《文天祥》被迫停演后,张贴在戏院门口的《文天祥》戏目广告历经数月完好无损。而电影由于片源较少,《古屋行尸记》《地狱挣扎记》等庸俗、色情片乘机走红,原被禁映的《火烧红莲寺》开禁放映,《上海各报副刊编者告上海电影界书》呼吁摄制“鼓励人群向上,坚持操守”影片。1938年《木兰从军》为代表的历史题材影片放映,盛况空前。之后又摄制出《武则天》《岳飞精忠报国》《葛嫩娘》等影片,颂扬抗敌御侮,挞伐卖国苟安。一些反映现实的影片《乱世风光》《灵与肉》《复活》相继上映。太平洋战争爆发,上海电影业全部陷入日伪之手。在国难深重的历史关头,尽管有人推出《博爱》,附和“中日亲善”,成立“国际合作制片委员会”,与日本合拍《万紫千红》《春江遗恨》,直接贯彻所谓“大东亚战争中文化战思想之任务”,但也有描写青年教师到工厂区办学的《教师万岁》,崇尚美好的《火中莲》,歌颂爱情坚贞、并蕴含爱国情愫的《渔家女》等影片面世。

    抗日战争胜利后,梅兰芳剃须登台在兰心大戏院出演《刺虎》,袁雪芬根据鲁迅小说《祝福》排演《祥林嫂》,郭沫若新编历史剧《孔雀胆》上演。越剧“十姐妹”联合义演《山河恋》。上海实验戏剧学校学生根据马凡陀政治讽刺诗到大学演出活报剧《天下为此公》。其时国民政府当局接管敌伪电影机构,利用电影检查手段限制进步影片出品。从1945年10月至1948年9月,共检查影片162部,其中48部被剪得面目全非。但昆仑影业公司汇集进步的优秀电影戏剧人才拍摄出《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江春水向东流》上映,引起轰动,三个月观众达70余万人次,创空前票房纪录。1948年11月华艺公司摄制彩色戏剧片《生死恨》放映,为中国第一部彩色影片。到1949年,上海共有剧场52座,电影院50座,书场33座,舞厅28家。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6月5日上海市市长陈毅即在八仙桥青年会召开上海文化界人士座谈会,阐明中国共产党对文化事业的政策,欢迎各界人士与人民政府合作,共同建设新上海、新中国。市文化主管部门也迅速把来自解放区的文艺工作者与原有的上海文化艺术人员聚集,经有效地结合和组建,全力展开上海文化艺术工作。在较短时间内,先后建立起各类艺术剧院和国营电影制片机构,创办了戏剧、音乐、舞蹈、美术院校,改造和整顿原有的剧场、影院、游乐场及其文化艺术团体,兴建和改建文化广场、大舞台、音乐厅、杂技场、美术馆等演出展览场馆,并按系统、按地区组建上海市工人文化宫、青年宫、少年宫、群众艺术馆和区县群众文化活动中心。到1956年全市表演艺术团体有55个,演出场所317处。

    50年代开始,上海市区各文化主管部门不断组织政治、业务学习,整顿文艺团体,进行戏曲改革,贯彻“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方针,挖掘传统剧目、曲目,鼓励现代题材的创作。至1965年新中国建立17年中,其间虽有“左”的影响,但上海还是有一批优秀的文化艺术作品问世。戏剧、戏曲、曲艺,有话剧《考验》《枯木逢春》《激流勇进》,儿童剧《小足球队》,昆剧《琼花》,京剧《红色风暴》《赵一曼》《智取威虎山》,沪剧《罗汉钱》《星星之火》《芦荡火种》《红灯记》,淮剧《海港的早晨》,滑稽戏《满园春色》,评弹《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芦苇青青》,毛主席诗词谱唱《蝶恋花·答李淑一》等。电影,有故事片《翠岗红旗》《上饶集中营》《为了和平》《渡江侦察记》《红色娘子军》《李双双》,历史传记片《林则徐》《聂耳》,戏曲片《梁山伯与祝英台》《天仙配》《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红楼梦》,美术动画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小蝌蚪找妈妈》,木偶片《神笔》,剪纸片《人参娃娃》等。音乐,有交响乐《长征交响曲》《红旗颂》,民乐《喜报》《山村变了样》,歌曲《人民英雄万万岁》《当祖国需要的时候》《接过雷锋的枪》《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等。芭蕾舞剧,有《白毛女》,音乐舞蹈史诗《在毛泽东的旗帜下高歌猛进》等。绘画,有《勤俭持家》《建设山区》《春到农村》《上海工人住宅一角》《毛主席万岁》印数达22万张,年画,1958年出版新作近600种,印数1.1亿份。而60年代《红色娘子军连连歌》随着电影放映迅速流行,传唱至今。

    在此期间,不少表现中外历史、神话传说的各类题材经重新整理推陈出新,出现了许多传统戏剧、节目佳作和精品。诸如话剧《复活》,儿童剧《马兰花》,方言话剧《张汶祥刺马》,京剧《海瑞上疏》《宋士杰》《武松》,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西厢记》,淮剧《三女抢板》,滑稽戏《王老虎抢亲》《七十二家房客》,甬剧《半把剪刀》,扬剧《上金山》,评弹《玄都求雨》《密室相会》《新木兰辞》,木偶剧《兔子和猫》,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民乐《百鸟朝凤》,民族舞剧《小刀会》,绘画《三打白骨精》《屈原》《洛神》,以及杂技表演中创新的“扯铃”、“古彩戏法”、“口技”等。其时上海的电影制作日显进步,国内第一部立体声彩色宽银幕电影《老兵新传》,第一部彩色立体电影《魔术师的奇遇》,第一部立体声彩色宽银幕音乐歌舞片《阿诗玛》也相继在沪诞生和放映,赢得社会好评与公认。

    面对广大市民文化生活的需求,各文艺团体竞相演出。上海越剧院1958年演出1700多场,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曙光照耀着莫斯科》话剧连演118场,上海青年京昆剧团在天蟾舞台上演现代戏《琼花》连演3个月,上海杂技团1962年巡回演出观众达47万人次。其间,上海各文艺团体在沪或在外地每年演出平均200多场次。上海每年接待上百个中央及各省市的文艺团体到沪交流演出。上海文艺界先后组团33批赴苏联、朝鲜、越南、匈牙利、南斯拉夫、日本、印尼、法国、几内亚等19个国家访问演出或举办美术展览。上海电影界组团赴苏联、捷克斯洛伐克、朝鲜学习考察和交流,并到蒙古访问和放映中国故事片《为了和平》《董存瑞》《天仙配》《马兰花》《虎穴追踪》及动画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等。这些专业文化艺术展演交流,既促进了各国和各地区人民之间的友谊,也使上海文艺工作者开阔眼界,汲取养料,提高了自身演艺水平。而此时广大市民参与群众文化活动的积极性也与日俱增。195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10周年,当晚有10万人群汇集人民广场载歌载舞,渡过“狂欢之夜”。全市群众艺术会演参与的音乐、舞蹈、戏剧、曲艺等节目260个,演出人员达3000多人。进入60年代,每年春节、国庆,群众文化广泛开展,市和区、县都分别举行各种大型歌会和文艺会演,或采取多种形式的各类展演活动,吸引众多的市民就近参与和观赏,呈现出全市群众文化的丰富多彩和繁荣景象。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在被诬陷为“文艺黑线”的批斗中给上海文化事业带来严重灾难。许多有成就的艺术家周信芳、郑君里、应云卫、言慧珠、高重实、徐韬、顾而已、上宫云珠、何无奇、筱爱琴、顾圣婴、穆宏、邓楠、王光彦和电影事业家张友良、孟君谋、许秉铎等80人惨遭迫害而非正常死亡。大批文艺工作者被迫下放劳动,离开了影坛和舞台。除“样板戏”外,一切正常的创作、演出、摄制和放映被“勒令停止”。阴谋文艺接踵而至,绘画《群丑图》,炮制话剧《战船台》《盛大的节日》,拍摄“走资派”电影《春苗》《欢腾的小凉河》。1976年当《盛大的节日》与《千秋业》两部影片未及出笼,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十年浩劫终止。

    1976年10月,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结束了“文化大革命”,文化艺术重现生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进一步拨乱反正,更使上海文化艺术事业沐浴春风。大批遭受迫害的文艺界人士得到了平反,恢复名誉,又活跃在文艺岗位展现才华;被破坏了的文化行政机构又恢复重建,向健全的文艺体制迈进;被诬陷为“毒草”的戏剧、影片、歌曲又重返舞台、银幕和歌坛;被禁锢的作品又获解放启用,放射出异彩。一批以歌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丰功伟绩,揭露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罪恶为题材的新作在舞台、银幕、荧屏上迅速演映。京剧《刑场上的婚礼》、越剧《忠魂曲》、沪剧《张志新之死》、上海说唱《狗头军师》、评弹《丹心谱》、话剧《于无声处》、电影《祖国啊,母亲》及歌剧舞台艺术片《江姐》等与广大观众见面。尤其是上海工人文化宫1978年以在天安门广场悼念周恩来总理为背景创作演出《于无声处》话剧,渲泄人民群众的积愤和呼声,奉调进京演出,引起强烈反响,成为文艺舞台的一声春雷。演出后,各地选排移植该剧的剧团达3000多个。它不仅演于舞台,还拍成电影全国放映。1979年文化部、共青团中央举办“纪念五四运动60周年电影周”,上海市30家影院展映《一江春水向东流》《青春之歌》《家》《于无声处》等9部在不同时代有广泛影响的影片,获得社会好评。

    80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进展,体制改革不断深化。1983年上海杂技团采取自愿组合实行承包责任制,建立起30人的魔术队。次年上海京剧院出现中青年艺术人员试行包干责任制的演出队。1987年上海文化系统实行全员聘任制。进入90年代,在努力办好公有制的市、区(县)文艺团体的同时,鼓励和扶持一些民办的、中外合作的文艺团体及以艺术家命名经营的“工作室”等专业组织,逐渐形成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格局。1992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实行改制,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劳动用工制度,干部聘用制度和职工分配制度。1993年上海电影发行放映公司转制为永乐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第一家股份制文化企业。1994年上海又成立东方影视发行公司,把上海电影市场的运作引入竞争机制。在此期间还变革了原来的“导演中心制”向“制片人中心制”过渡。

    伴随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和思想解放,新创作不断涌现,又有一批优秀作品问世。上海各文艺团体先后在全国会演、观摩演出、美术展览中,评定为中共中央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获得文化部文华奖、优秀创作奖和上海白玉兰奖的有,话剧《陈毅市长》《大桥》《留守女士》《秦王李世民》《OK股票》,儿童剧《童心》《雁奴莎莎》《白马飞飞》,滑稽戏《出色的答案》《路灯下的宝贝》《GTP不正常》,昆剧《蔡文姬》《司马相如》,京剧《潘月樵传奇》《曹操与杨修》《盘丝洞》,越剧《三月春潮》,沪剧《明月照我心》《清风歌》《今日梦圆》,淮剧《母与子》《金龙与蜉蝣》,木偶剧《哪吒遇钛星人》,评弹《真情假意》,杂技《大跳板》《牌技》,歌剧《请与我同行》,舞剧《半屏山》,舞蹈《赴戎机》《友爱》《绳波》,交响乐《纪念为真理献身的勇士》,民乐《秋雨》《庙院行》,歌曲《浦江恋》《队礼歌》,绘画《在希望的田野上》《大桥随想》《母亲》《女排夺魁》,雕塑《饮水的熊》《马克思、恩格斯像》,摄影《大师与幼苗》《船歌》等。内容涵盖古今中外,既突出了主旋律,又呈现出多样化,在继承与发展的进程中,上海文艺工作者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奉献出艺术才华。如在天津全国京剧新剧目会演中《曹操与杨修》以满票列登“优秀新剧目奖”榜首,并获首届京剧唯一的金奖和中国戏曲学会“金盾奖”。话剧《陈毅市长》片断作为范文收入中学语文课本。

    在此期间,上海电影界一些老导演同样执导出一批有影响的优秀影片。如《曙光》《傲蕾·一兰》《南昌起义》《从奴隶到将军》《楚天风云》《陈毅市长》《大泽龙蛇》《子夜》《她俩和他俩》《月亮湾的笑声》《阿Q正传》《白蛇传》《李慧娘》《华陀与曹操》《大桥下面》《雷雨》等不同题材的各类故事片、喜剧片和戏曲片。其间“谢晋电影”更为突出,从1979~1986年,她连续执导拍出《啊,摇篮》《天云山传奇》《牧马人》《秋瑾》《高山下的花环》《芙蓉镇》等力作。其中《天云山传奇》1980年获文化部优秀影片奖、首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导演奖,第四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影片奖。而另一位导演赵焕章也因连续拍出《喜盈门》《咱们的牛百岁》《咱们的退伍兵》也倍受瞩目。这“农村三部曲”深受农民欢迎。《喜盈门》公映后,约有1亿以上观众人次观看此片,创造了建国以来单片观众人次最高纪录。之后,又有一批中青年导演具有探索意义的创新作品问世。如《苦恼人的笑》《小街》《庐山恋》《巴山夜雨》《城南旧事》《青春万岁》《童年的朋友》《女大学生宿舍》《泉水叮咚》《漂泊奇遇》等影片,反映出新时期中国电影美学创新进程中迈出了可喜一步。吴贻弓导演的《城南旧事》以其精巧构思,富于韵味,使影片具有和谐的美,被称为中国散文电影“经典之作”。进入90年代,又有一批在全国或国际获奖佳作,如《假女真情》《情洒浦江》《留守女士》《第一诱惑》《大江东去》《人约黄昏》《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等影片发行放映,涌现出一些更年轻的新秀。

    译制片,1950~1995年间,上海共译制5大洲48个国家各类影片947部。其中故事片750部,其他为美术片、科教片、纪录片和新闻片。1979年,国家设立优秀译制片奖,上海先后有《追捕》(日本)、《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朝鲜)、《啊!野麦岭》《远山的呼唤》(日本)、《苔丝》(英国)、《国家利益》(法国)、《胜利大逃亡》(美国)、《黑郁金香》(法国)、《斯巴达克斯》《谜中之谜》(美国)、《国际女郎》(苏联、瑞典合拍)等11部译制片获文化部和广播电影电视部优秀译制片奖。

    改革开放中,上海美术动画片也出现了为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哪吒闹海》,享誉海内外的《三个和尚》,具有现代色彩音响、有奇妙的银幕视听效果的《金猴降妖》及《人参果》《鹬蚌相争》《鹿铃》和剪纸片《火童》等优秀作品。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还成功拍摄出100集系列动画片《自古英雄出少年》,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写信祝贺与表扬。而科教片中反映大自然的奥秘,展现基础科学理论研究成果,揭示植物和昆虫科学机理,描绘自然人文艺术景观,介绍医学和护理知识,以及配合社会常识教育等方面拍摄出如《地壳运动》《遗传工程初探》《叶面施肥》《敦煌艺术》《万里长城》《胆结石的奥秘》《红绿灯下》《幼儿家庭教育》等优秀作品,获国内部级以上奖项40部次、国际各类奖项42部次。

    随着时代发展,专业技艺不断精益求精,一批青少年演员、学生、脱颖而出。1980年汪齐凤在第三届国际芭蕾比赛中为中国芭蕾演员在国际比赛中首次获奖。1985年蒋近平、李月云在第八届巴黎“明日”杂技节为上海捧得金奖——巴黎市长奖。1983、1985年王晓东在第一届、第二届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少年组和青年组两次夺魁。1993年谭元元在第一届日本国际芭蕾舞和现代舞比赛中获十分之九的评委满分,获第一名。到1996年为止,上海已有胡晓平、许斐平、钱舟、杨新华、蔡一磊、潘素梅、奚其明等115人先后在声乐、钢琴、小提琴、芭蕾、杂技、作曲等各类国际比赛中获奖。至于在全国会演、美术展览和评比中获得文华奖、梅花奖、金狮奖、梅兰芳奖、齐白石奖等全国性奖项的遍及各艺术门类、各艺术团体,其中尚长荣、闵惠芬、廖昌永、黄豆豆和史敏等还获得“德艺双馨”和“上海十佳青年”等称号。

    至1996年,全市演出场所307个,新增舞厅、卡拉OK厅等娱乐场所6278个。上海群众文化的发展,在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过程中日益广泛,全市举办的“十月歌会”、“十月剧展”、故事大会邀请赛、职工音舞之夏、职工书法美术展览、农民书画大赛、少年儿童摄影艺术展以及影评、书评等活动,连同各地区、各系统的社区文化、企业文化、军营文化、校园文化、家庭文化的开展,为越来越多的群众提供欣赏和参与文化艺术的广阔天地。1996年全市举办广场文化1000多场,参加者达400多万人次,外滩、徐家汇、浦东“东方明珠”等广场文艺演出,已成为上海都市风光的一道亮丽风景线。虹口、宝山两区和金山、青浦、松江三县,于1995年、1996年分别被评为全国文化模范城区和全国万里边疆文化长廊建设先进县。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