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二十三卷水利

第二十三卷 水利

2008-7-11 14:34:37

概述

 

    上海滨江临海,治水历史悠久,兴衰和水利密切相关。

    春秋时期,伍子胥凿“胥浦”。浦汇纳上游众流,东泄出海。三国时期,筑金山咸潮塘,以御海潮。隋唐五代,开发沼泽地,兴建塘浦圩田,发展农业生产。吴越王钱鏐为“富境御敌”,置都水营田使,创设撩浅军,专事治河筑堤,兴修水利,以浚河、围圩、置闸为主要内容的塘浦圩田建设进入鼎盛时期。宋代,在培修江堤海塘、整治圩区水系的同时,着力于吴淞江下游排水河道的拓浚和调整。因水利建设以漕运、纲运为中心,塘浦圩田系统遭到毁坏。明永乐元年(1403年),开挖范家浜,此后众水汇流,水势湍急,不浚自深,黄浦得以自然扩大,“黄浦夺淞(吴淞江)”。至明中叶,黄浦江逐渐取代吴淞江成为太湖下游重要泄水通道,上海最重要的河道,为上海的发展奠定基础。上海开埠后,随着黄浦江港务繁忙,开展黄浦江河口治理和河道整治。至清宣统三年(1911年),完成吴淞口外左导堤、右顺坝及北支堵坝、开深南支新航道等工程。同时,引进外国设备整治河道,灌溉农田。咸丰十一年(1861年),开始引进机器挖泥船疏浚吴淞江。民国前期,开始使用煤油机进行流动抽水灌溉。20世纪40年代,开始试用内燃机抽水灌溉。

    20世纪50年代中期,全市水利以全面整修海塘和江泖圩堤为重点,在市区黄浦江、苏州河局部地段修筑砖石、块石结构防汛墙。在奉贤、崇明两县滨江沿海地带围涂造地,兴建机耕农场。同时,在市郊农村发展机电灌溉,以代替传统的“三车”(牛力、风力、人力龙骨车)灌溉。60年代,按照“积极防御、避免退堤、保滩与护岸并重、养护与基建并重、全面规划、分期实施”的海塘建设方针,沿海各县加强修筑海塘,市区黄浦江、苏州河两岸开始全面修筑防汛墙。至70年代中期,全市建成海塘400余公里,约40%的海塘达到防御“百年一遇”潮位加11~12级台风的标准;建成市区防汛墙150余公里,外滩一带的防御标准达4.94~5.8米水位。市政府在崇明、奉贤等县组织全市性大面积围垦,建立城市副食品生产基地。市郊农村重点发展电力灌溉。至1970年,全市农田电力灌溉面积占耕地面积90%,在全国率先实现灌溉电气化。1977年,提出全市水利分片综合治理规划,按照不同地情、水情和区域经济特点,全市划分为4大区14个片,实行水、田、林、路、村统筹安排,洪、潮、渍、旱、盐、污综合治理。兴起农田基本建设高潮,先后整治开挖淀浦河、大治河、川杨河、蕰藻浜、油墩港、太浦河等骨干河道及一批中小河道,建设一批控制性水闸、泵站工程。70年代起,为增加城市工业、基本建设用地,开始在水陆交通方便的岸滩进行工业围垦,在金山县杭州湾滩涂兴建上海石油化工总厂等企业。

    1980年,上海市水利局成立,统一管理全市防汛工作和市郊水利建设。1988年,确定为市水行政主管部门,统一管理全市水资源开发、利用和保护。上海“一个龙头,三个中心”目标的确立,全市水利建设逐步转以城市水利建设为中心,带动全市水利事业全面发展。城市防洪保安提出新的设防标准。1987年起,按照“千年一遇”防洪标准,对市区208公里防汛墙进行加高加固建设,并于1991年在黄浦江、苏州河口建成国内第一座闸桥结合的挡潮闸。至1995年,54.1%的市区防汛墙达到设防标准,长464.4公里沿海国家主塘近55%达到“百年一遇”高潮位加11~12级台风的防御标准。编制市区河道整治规划,初步整治杨树浦港、真如港、新泾港等河道。市郊农村水利建设,有计划改造“三地”,全市高亢地基本平整,盐渍地改良率达78%,低洼地、易涝地的治理率达93.3%。建立以2000多座水闸、总动力为2705万千瓦的6700多座电力排灌站,近2万公里沟系渠系和引排水为主体的农田水利工程体系。地下排灌的塑料暗管敷设面积14073万亩,有效灌溉面积占全市耕地面积99.2%,灌溉保证率90%~95%,发展菜田喷灌化。同时,水利部门参与宝山钢铁总厂边滩水库、浦东新区一期水利工程、浦东国际机场围垦和防汛工程等重大基础设施工程建设。

    1995年,市政府提出上海水利事业要“从上海作为国际化、多功能大都市的要求出发,到90年代末,建成较为完整的防洪防潮安全体系、水资源管理体系、农田排灌体系和水利政策法规体系”等4大体系。健全水利为社会、社会办水利的机制,加快水利建设步伐,全面提高城乡水利工程设施除害兴利的综合能力,改善水环境,缓解水质型缺水状况,使水利建设与上海城乡总体发展相适应,以满足全市国民经济日益增长和社会日益发展的用水需求。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