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十五卷经济综述

第十五卷 经济综述

2008-7-17 9:18:21

概述

 

    北宋,上海地区设立专门机构征收酒税。南宋景定、咸淳年间,上海地区的稻棉种植、渔盐蚕丝、棉纺织业日益发达,商贾云集,上海镇设立市舶提举司及榷货场。元代,上海县“岁计粮十有二万余石,酒醋课税统钞一千九百余锭”。元初,乌泥泾人黄道婆改革纺织技术,推动棉花种植和棉织手工业发展。明清时期,上海地区的棉布畅销全国各地,有“木棉、文绫,衣被天下”之称。

    明初,江浦合流,黄浦江成为出海航道,上海航运迅速发展。明代中叶,形成内河、长江和沿海北洋、南洋以及国际等水上航运,年货运量约5万~6万吨。清乾隆、嘉庆年间,随着海上漕粮运输线路的重新开辟,沙船运输业更加发展,港口日见兴旺,年吞吐量达120万~150万吨。上海县城的黄浦江边,自南至北五、六里江面泊满来自国内闽、广、辽、沈和西洋、暹逻等地船只。

    上海开埠后上海经济迅速发展,至20世纪初基本确立上海在全国的经济地位。其间:(1)为适应进出口贸易发展需要,首先形成外商加工工业。外国资本势力以上海为中心在华进行大规模的商业贸易活动,上海出现大批洋行,港口、航运业迅速发展,外商在上海形成船舶修造工业和缫丝、轧花、制革、打包等出口加工工业。甲午战争后,外资势力继续把上海作为对华倾销商品和收购原料并用以出口的主要基地,同时开始大规模输出资本,广泛投资各行业,棉纺工业和卷烟工业发展成为上海最大的产业。(2)外商银行进入上海,钱庄等传统金融机构经营活动活跃。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上海首家外商银行英商丽如银行成立,至同治四年(1865年)上海有11家外商银行,其中10家为英商银行。银行业务以经营国际汇兑为主,有的还利用东西方金银差价经营金银套做等业务。19世纪90年代,美、日、法、俄、德、荷、比等国银行进入上海,银行对上海乃至中国的金融的影响进一步扩大,英国人攫取清廷关税存管权,垄断中国国际汇差,擅自发行钞票,扩大经营范围。(3)官办军用工业、官督商办工业和华商工业迅速崛起。19世纪60年代起仿制生产洋式武器。同治元年设立洋炮局,四年创办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出现官督商办、官商合办等近代企业。19世纪80年代开始,华商工业投资活跃,投资领域从船舶与机器修造、印刷、木材加工等3大行业,扩大到缫丝、棉纺织(包括轧花)、造纸、面粉、玻璃、制革、火柴、制冰及冶炼等行业。华商工业规模小,又受到国内外势力双重压迫,发展困难,为求得生存和发展,注重改革生产技术,灵活经营。

    民国初期,上海掀起创办实业的潮流,并出现较大的华资集团,金融、交通运输、电信通讯、内外贸易获得长足进步,具备对各类经济要素集散和内外辐射能力,从而于30年代初期高度聚集全国人才、物力、财力,确立在中国的经济、金融、内外贸易中心和交通运输枢纽地位,成为全国最大的多功能城市。(1)20~30年代,上海已被卷入世界商品市场,与全球100多个国家300多个港口城市有贸易往来,对外贸易约占全国50%。(2)上海成为国内埠际贸易中心。(3)金融业集聚。20年代中期,在沪外商银行达30家以上,远超过各只有10余家银行的东京、大阪、孟买、香港等城市。华资金融业大发展,1925年发展至158家。五卅反帝运动发生后,中外银行的金融地位发生重大转变,大量华商资本存款从外商银行转移到华资银行,华资银行在内地各大、中小城市广设分支机构、通汇点、办事处和寄庄,组成全国性的金融网。包括中央银行在内的四大银行在沪设立,更奠定了上海在全国的金融中心地位,上海成为全国金融网的中心和决策地。(4)大批国内外优秀技术、管理人才聚集上海,形成上海独具的优势。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上海企业网罗各类人才,加快设备更新,技术革新,建立比较科学合理的管理制度,开展行业间的协作配套,上海经济整体效率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抗日战争爆发,从根本上改变了上海城市发展的走向,上海经济发展全面停滞。1937年八一三事变,上海经济损失惨重。租界沦为“孤岛”,房地产业、工商业等短暂繁荣。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在全市实行战时统制,工商业凋蔽萧条,外贸几近停顿。抗日战争胜利以后,上海经济一度复兴,特别是制造业和航运业。内战爆发,全市经济因通货膨胀、市场缩小、美国剩余物资大量倾销而停滞,到1949年初几乎全面崩溃。

    解放后,上海经济发生根本变化。1949年5月上海解放至1995年,上海经济经历5个发展阶段。

    国民经济恢复和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1949~1957年)。上海经济:(1)解放初贯彻和落实中央统一财经的措施和调整工商业的政策,经济得到恢复,国营经济和私营经济都有发展。初步确立国营经济的领导地位。(2)1950年在市郊农村开展土地改革,废除封建主义生产关系,解放农村生产力。(3)1953年,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上海进入有计划经济建设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阶段。1956年初上海胜利完成“三大改造”,接着对全市工业和商业进行大规模调整改组,同年,提前一年三个月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规定的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的各项任务。这一时期,上海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工业生产迅速发展,建立起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初步基础;同时,上海的金融中心地位消失,贸易中心的地位也随计划经济的确立而消失,成为全国最大的物资调拨中心,外贸成为中央统一计划下的地区外贸。1956年7~8月,中共上海市第一次代表大会和上海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讨论通过了“充分利用、合理发展”的工业方针。

    1958~1965年,“大跃进”严重影响上海经济发展,又因全国经济建设发展的需要,上海及时大力调整产业结构和产业布局,基本完成新的工业布局,形成较为齐全的工业门类。60年代初,按中央部署,调整国民经济,全市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其间,全市经济:(1)1958~1960年“大跃进”,工业生产“以钢为纲”,全民炼钢,工业内部比例失调,产品质量下降。农村实现人民公社化,浮夸风盛行。全市农副食品供应严重不足,人民生活水平下降。1961年后,按照农轻重次序安排计划,压缩重工业生产,加强农业和轻工业生产,收到良好的成效。(2)工业实现由轻纺工业为主,向以重工业为中心的综合性工业基地转变。建设闵行、吴淞、桃浦、彭浦和漕河泾等工业区,新建、扩建和改建25个冶金骨干企业,20多个机械骨干企业和一批化学、电子仪表等骨干企业,发展一批填补国内缺门的工业品生产门类,汽车工业、半导体工业和国防尖端工业开始起步。(3)调整农村经济政策,建设农副食品和粮棉油生产基地,提高上海主副食品自给水平,开放农村集市贸易。发展电力灌溉,疏浚和开挖河道,连圩并圩,并港建闸,提高抗洪排涝能力。围海造地,扩大农业生产面积,建立15个国营农场。(4)发展以新材料、新设备、新技术、新工艺为中心的新兴工业,重点发展6种新兴工业和18项重大新技术,以带动全市工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把上海建设成为先进的工业基地和科学技术基地。组织数十次技术攻关会战。到1965年,初步形成包括新型金属材料、精密机床和特种设备、电子器件和电子设备、精密仪器仪表、石油化工和高分子合成材料、新型硅酸盐材料等在内的新兴工业。(5)支援“三线”建设,承担援外任务。按照中央部署,在四川、贵州等“三线”地区设厂,一分为二搬迁47家工厂、车间,4600多台设备。承建约占全国3/5共73个援外项目,涉及30个行业、14个受援国家。

    1966~1976年,因“文化大革命”,大批工厂生产受影响,各项管理制度严重破坏,产品质量下降,能源和原材料消耗上升,生产技术水平停滞不前。全市总体经济发展水平和国际先进水平差距重新扩大,国民经济比例失调严重,企业经济效益下降,城市市政建设发展缓慢。同时,新技术、新材料、新产品、新工艺开发取得进展,在江苏、安徽、山东等地建设一批原材料基地,兴建上海石油化工总厂一期工程,试制成功地面卫星接收站、大型运载火箭等。

    1978年12月起,按照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全市工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海经济开始全面发展。1979年起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对国民经济“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调整投资结构,加快城市建设;整顿科技、文化、教育、卫生事业,提高发展水平;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积极发展多种经济成分;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和国外先进技术;计划经济体制开始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80年代初期,把改革开放的重点放在农村改革和发展农村非农产业;放权让利,分类搞活经济。此后,在产品市场化、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和外资大量进入冲击下,工业发生困难。因城市长期投入不足,公共交通、居民住房极度紧张,水、煤气、电供应不足。

    1984年,按中央提出的上海要成为全国现代化建设开路先锋的要求,上海市政府制订《关于上海经济发展战略的汇报提纲》。提出上海要充分发挥对外开放和多功能的中心城市作用,实行对国内外开放,加快改造传统工业,开拓新兴工业,发展第三产业,为全国服务和逐步改造老市区和积极建设新市区相结合;第三产业要以发展内外贸易、金融、咨询服务、旅游为重点。启动和扩大利用外资。1985年3月,中共中央批复上海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方案,上海利用外资工作迅速启动。利用外资,从补偿贸易为主转变为以合资、合作经营为主,并试办外商独资经营的企业;建设闵行、虹桥、漕河泾3个经济技术开发区;通过中外合资、中外合作、自建、内联合建和外商独资,兴建一批高级宾馆和办公大楼。加快城市基础设施建设。1986年起,交通、公用事业、通讯等建设项目列为市政府实事工程项目。1988年起,又每年建设一批重点工程,南浦大桥、黄浦江越江隧道、黄浦江上游及长江口引水、道路扩建改造拓宽、港口、机场、电话网、水厂、电厂、合流污水治理、高速公路、立交桥等重点工程竣工和相继开工建设。

    199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开发开放浦东,在浦东实行经济技术开发区和经济特区的政策。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报告提出,要“以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进一步开放长江沿岸城市,尽快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带动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地区经济的新飞跃”。1992年春天,邓小平南巡讲话时提出“上海民心比较顺,这是一股无穷的力量。目前完全有条件搞得更快一点”,“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上海经济和城市建设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发展。(1)以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的上海城市发展目标,促使上海由传统工业城市向国际经济中心城市转变,并对上海城市空间布局和产业结构作重大的调整。城市功能从单一的生产加工功能转变为综合服务功能;产业发展排序从“二、三、一”调整为“三、二、一”;确定优先发展城市基础设施,优先发展第三产业,优先发展高新技术的原则,大力发展金融保险、商业贸易、交通通讯、房地产、信息咨询和旅游业等行业;逐步淘汰纺织、有色冶炼等一批初级加工产业,扶持汽车、通信设备、电站设备、钢铁、石油化工、家用电器6大工业支柱产业;培育以电子信息通信业、现代生物与医药、新材料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2)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机制,经济体制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90年代,形成和发展资金、土地、资产、劳动力、技术等一系列要素市场。建立房地产市场,不断扩大规模;货币市场扩大,发挥重要作用;资本市场迅速扩容,产权市场初具规模;劳动力市场发展迅速,劳动力流动规模扩大;技术、信息市场兴起,发展势头良好。形成证券、外汇、航运、资金拆借、期货、产权、房地产、人才、技术等一批以国家级市场为龙头、区域性市场为骨干、地方性市场为基础的体系。(3)加快“三港两路”建设,基本形成现代化对外交通通讯网络框架。加快深水港建设,加强上海和长江三角洲地区港口与集装箱多式联运的合作与协调,建设大、小洋山深水港区。加快航空港建设,完善国际机场配套设施,强化货运功能,为上海建成亚太地区枢纽航空港奠定基础;加快信息港建设,充分利用现有的各种网络资源,初步建成覆盖全市的高速、宽带、统一的骨干网络,积极续建相关的国内长途光缆和国际光缆,使上海成为中国主要的国际出入口之一、全国地区性网络中心及重要的国际性传输节点。加快铁路建设,筹建京沪高速铁路上海段;加快公路建设,形成以大容量轨道交通为主的公共交通体系和快速公路系统。(4)建立以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的对内对外开放新格局。浦东新区坚持形象开发与功能开发并举,加快体制创新和产业升级,成为海外跨国公司、大集团、大企业竞相投资的热土。外资竞相进入,金桥出口加工区集聚一大批出口加工企业,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外高桥保税区和张江高新技术开发区等功能小区粗具规模。浦东新区按照“一心多团、多轴”的原则,建设具有合理的城市布局,先进的综合交通网络,完善的城市基础设施,便捷的通讯信息系统和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的现代化新区。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