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十二卷外事

第十二卷 外事

2008-7-10 15:13:35

概述

 

    鸦片战争后,英国和美国、法国通过中英《南京条约》《虎门条约》,中美《望厦条约》,中法《黄埔条约》,在上海取得租地居留、贸易通商自由、协定关税、派驻领事行使领事裁判、停泊兵舰“巡查贸易”,以及船舶到港管理、自由传教等权利。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开埠,英国首先在沪设领事馆,至道光二十八年,美国、法国也先后在沪派驻领事。三国领事始在上海行使领事裁判权,并不断扩大权限。道光二十五年,英国领事与上海道台订立第一个租地章程,在上海形成外国人土地“永租”制。英、美、法3国相继在沪建立并多次扩张租界。道光二十六次年,英国领事公布《上海港埠章程》,规定上海港界和由英方管理的洋船停泊区。咸丰元年(1851年),由美国人出任首任上海港港务长。四年后,在泥城之战、与清军合力镇压小刀会起义和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美、法3国公使和驻沪领事通过擅行修订租地章程及与上海道台议定的海关协定,在上海进一步扩张租界、强化租界控制权,首开由外国人担任中国海关税务司制度,夺取上海海关管理权。英、美、法等国又以《天津条约》《北京条约》和在上海签订的《中英通商章程善后条约》,进一步强化和扩展在上海驻泊兵船、船只在长江自由航行、把持港口管理和鸦片烟成为合法输入商品等特权。咸丰八年后,俄、法、意、日等10多国驻沪领事也先后取得领事裁判权。

    列强不断扩张其在沪势力和控制权,由此引发连绵不断的中外争端。他们通过其使领馆、租界当局和驻军,并由其来沪进行各种谈判的外交人员,向中国政府和上海官府施加压力和影响,迫使中方妥协退让,侵犯中国主权,并不断插手干预中国政局和上海地方事务。

    从咸丰五年英、法、美与清廷联合镇压小刀会起义起,到民国时期,列强不断在上海进行政治干预和武装干涉,力图遏制中国进步力量和革命运动,压制上海各界人民的爱国正义斗争。继道光二十八年英国领事以英舰封港胁迫清廷和上海道屈辱处理青浦教案、逞势扩展其租界后,自清同治到民国年间,英、法、美、日等驻沪领事和租界当局出动军警,或胁迫和协同中方官府,在上海接连不断地制造了四明公所血案、《苏报》案、五卅惨案、压制抵制美货日货运动、七君子事件等等一系列事件。进而发动军事侵犯。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军进犯上海。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日军侵占上海。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占领上海公共租界。1943年美、英等国向国民政府交还租界,宣布放弃治外法权。抗日战争胜利后,西方国家恢复其在沪势力。美国通过《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和军事协定,在上海取得驻军、司法、海关、航运、经贸、文化等特权。因上海的特殊国际地位,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在沪设立机构。国民政府外交部也设机构以处理各种外交事务。

    1949年5月上海解放,终止前民国政府的对外关系,清除美英等国在上海的一切特权,开始依循国家独立自主、平等互利的外交方针政策,建立新的对外关系和对外交往。1950年,在美国策动对华封锁禁运、管制中国在美公私财产的情况下,于是年12月末起上海管制美国在沪企业,后按有关国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态度及其在沪企事业的性质和经营状况,采取不同方式逐步清理在沪外国企业、外国人房地产以及外国人办的文化、教育、卫生、救济机构和宗教团体。同时首先与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亚洲友好国家和各国和平民主进步力量发展友好关系,开始了互助合作新的国际交往。1952~1958年,社会主义各国党政主要领导人先后在访华期间访沪。1954年日内瓦会议和1955年亚非会议前后,南亚、东南亚一些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访沪。英、日、法、联邦德国等国也开始有政界人士和代表团到上海访问。访沪外国人逐年增加,1959年有6000人访沪。1949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外国驻沪领馆苏联驻上海总领事馆开馆。到1960年,先后有11个国家在沪设领馆。

    60年代,上海和亚、非、拉国家的联系和交往合作进一步加强。有25个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在访华期间访沪。同时,日本和有些西欧国家的民间友好团体、人士和来华商讨双方关系与经贸、文化等联系的政界人士来访增多。1963年11月,法国来华商谈两国建交问题的特使于北京、上海同中国政府领导人会谈,为次年1月两国建交奠定原则基础。其间,因苏联同中国的关系恶化,上海和苏联及东欧国家的联系发生变化。苏联撤走在沪工作专家,关闭驻沪领馆和其他一切机构,中止人员来往。东欧国家除波兰外也关闭驻沪领馆,人员来往骤减。受此影响,访沪外国人降至年均二三千人,1965年回升至1.2万余人。“文化大革命”初访沪外国人遽减,年均不满千人,1968年后逐渐增加。1972年2月,美国总统访华期间,双方在上海最后达成并发表联合公报(也称中美《上海公报》)。9月,中日两国政府首脑在北京宣布中日邦交正常化后,日本首相首次访沪。西欧国家和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政府首脑、议长和朝野政党领袖访华期间访沪。同期进一步加强和亚非拉国家的联系,有59个国家领导人在访华期间到上海访问。同时,上海各方面的对外交往扩大。1973、1974年和日本横滨市、大阪市缔结为友好城市,开始与外国城市建立地方间友好交流合作关系。

    1979年后,上海日益广泛地发展国际来往和交流合作,扩大与友好各国多方面的相互联系。1980~1989年,有12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访沪。1983年起,东欧各国领导人恢复访华期间到上海参观。1989年苏联领导人访华期间访问上海。民间交流更加活跃,1979年访沪外国人总数从1975年前后的年均2万人次增至15.2万人次,1988年达66.4万余人次。为增进相互了解,推进双方交流合作,上海市领导人也应邀出访,到1995年,先后访问3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间,派遣出国进行各种交流合作的人员,从过去最多时年均近千人增至年均万余人。随着上海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发展,1980年起,联合国专门机构和一些国际组织、国家有关部委在上海举办国际会议、开展多边交流活动。1986~1990年,有20多个涉及国际大都市共同关心的问题和科技、经济等专业的大中型国际会议和展览在沪举办。上海也多次主办、承办或去国外参加国际交流活动。1986年,上海首次举办国际友好城市电视节,开始举办多种文化艺术的大型国际交流活动。1989年起,每年举办一次的上海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为上海经济和城市建设的发展吸收借鉴国际有益经验。

    1980~1989年,北美、西欧、亚洲等10个国家在上海设立总领事馆,苏联和部分东欧国家恢复和新设驻沪领事机构。和上海缔结友好城市关系的外国城市增至21个。

    1990年后,随着浦东开发开放,上海国民经济和城市建设持续、稳定、快速发展,上海的国际来往和合作进一步扩大。上述一些西方国家相继恢复和增进同上海的交流合作。1991~1995年,由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率领来访的外国代表团每年有多个到二三十个,是上海解放后外国领导人访沪最多的时期。访沪外国人大量增加,1995年达107.6万人。这一时期在沪举办的重要国际会议和国际交流活动更为频繁,其中有亚太地区裁军与安全问题上海研讨会、国际行动理事会第11届会议、太平洋经济合作发展科技工业园区研讨会、大都市城市与地区规划国际研讨会、国际水都会议和首届东亚运动会等多种大型国际文化交流活动。至1995年,已有25个国家在上海设立总领事馆,外国友好城市增至29个国家31个城市。上海日益成为中国对外关系的重要窗口,与各国开展经济、科技、文化等多方面交流合作活动的国际城市。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