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九卷公安司法

第九卷 公安司法

2008-7-10 9:20:12

概述

 

    元至元年间上海建县,到元、明、清三代,民事和刑事案件由知县审理和裁决,设有县狱。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开埠后,先后设英、法、美租界,英美租界和公共租界,并在上海城区范围内,相继形成公共租界、法租界、华界3套司法机关。

    在租界,清咸丰五年(1855年)和六年,英、法租界先后设立巡捕房。咸丰六年,英领事署内率先设立监狱,关押短刑期的英国人。同治二年(1863年)九月,英美租界工部局设警务处。同时,各列强依据不平等条约中关于领事裁判权的规定,先后设立领事法庭,单独审理涉嫌其本国侨民的民、刑案件。租界设立之初,界内洋人及居住在租界内的少量华人中发生的案件分别归领事法庭和上海县衙门审理。咸丰三年后,租界由洋人独居改变为华洋杂居,为此,同治三年公共租界在英领馆内设立洋泾浜北首理事衙门,专门审理界内以华人为被告、洋人为原告的民刑案件。同治八年四月,上海道台与英美领事共同签署的《洋泾浜会审公廨章程》生效,成立公共租界会审公廨。《章程》规定,公廨由上海道台委派同知一员充任谳员,主持审理以华人为被告,洋人为原告的只限于“钱债、斗殴、词讼”等案件,重大案件或军、流、徒、死罪案件由上海县衙审办。公廨实际为外国驻沪领事操纵,擅自判处涉嫌华人的数年以上有期徒刑及无期徒刑的案件。同治八年法租界会审公廨成立,法领事取得比英领事更大的公廨审判权。咸丰六年,上海道台因小刀会起义,逃离上海县城,外国领事则进一步攫取会审公廨审判权。咸丰九年,英国在华高等法院英国监狱启用,是外国殖民主义者在上海建立的第一所监狱。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四月,公共租界工部局租用英国监狱北侧,关押长刑期华籍犯人。光绪二十九年和清宣统三年(1911年),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先后在提篮桥和卢家湾一带启用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监狱和法租界会审公廨监狱2所租界监狱,主要关押辖区内的华籍犯人。光绪三十二年初,公共租界会审公廨引进西方的审判制度,从法律条款上宣布停止刑讯逼供,原告、被告在受审时由跪审改为立审。1916年1月起,公共租界各巡捕房停止收押已决犯,会审公廨判决的罪犯一律押送提篮桥监狱收押。1927年1月,根据《收回上海公共租界公廨章程》,收回上海公共租界会审公廨,成立上海公共租界临时法院。

    在华界,同治元年,上海道设南市巡防保甲局,光绪三十三年改上海巡警总局,1912年改民政总局,并设南市警务公所。1913年,成立江苏淞沪警察厅。1911年11月上海光复后,开始试图按西方政体建立司法机构和司法制度。是月,成立上海县司法署,县监狱改为司法署监狱。1913年,司法署改组为各自独立的上海地方审判厅和上海地方检察厅,司法署监狱改为上海地方监狱。华界逐步推行和完善有关的司法制度,1913年上海组建中国最早的律师团体,在诉讼程序上引进西方体制;1936年上海地方法院在全国率先试办公证。

    1927年,上海特别市设立。是年7月,上海特别市公安局成立。11月,上海地方审判厅及检察厅改组为江苏上海地方法院,隶属于江苏高等法院。1930年,根据中国外交部与英、美、法、荷、挪威、巴西6国驻华公使的协定,在公共租界设立江苏上海第一特区法院及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简称高二分院)。1931年,外交部与法国公使签订协定,在法租界设立江苏上海第二特区法院及江苏高等法院第三分院(简称高三分院)。高二分院、高三分院分别是第一、第二特区法院的上诉机关。1943年汪伪政府名义上收回租界,上海公共租界、法租界、华界合为一体,全市5个法院合并,分别设立伪上海地方法院、上海高等法院、上海高等检察署和上海市警察局。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接管汪伪政府的上海司法机关,前江苏高二分院、高三分院合并改为上海高等法院,前上海地方法院及江苏上海第一、第二特区地方法院合并改为上海地方法院,审理汉奸犯。组建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为镇压高涨的革命斗争,1948年3月上海高等法院在提篮桥监狱内成立特刑庭。

    1949年5月,上海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上海市军管会)接管旧上海市公安、法院、检察和监狱机关,废除旧法统,打破旧的国家机器,建立人民政权的政法机构。6月,上海市公安局成立。8月,上海市人民法院成立(1955年撤销院,成立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及中级人民法院,并相继建立铁路运输、水上运输法院等),上海市人民检察署印章启用(次年1月成立,1954年易名上海市人民检察院),9月上海市人民法院监狱成立(1951年5月起改为公安建制)。1953年,上海市人民法院建立司法行政处,1955年以此成立上海市司法局,建立市级公证处、法律顾问处等。

    解放初期,公安政法机关打击国民党潜伏特务、惯匪、惯盗,对解放前遗留下来的烟、赌、娼采取“三整”行动。查处一批毒品案。1950年5月~1951年,全市查处毒品案0.69万件,逮捕烟毒犯1.22万余人,缴获鸦片37万两。1952年,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肃清毒品委员会,各区成立肃毒分会,开展群众性肃毒运动。至11月,缴获鸦片1.3万两、制毒吸毒工具0.63万件,捕获毒犯1.36万余人,其中判刑0.24万人,集训和传讯教育1.12万人。强制吸毒者戒除毒瘾,严禁种植罂粟。公安、边防、海关严格检查防止毒品走私和海外毒品输入。查封全市残存的妓院,法办一批妓院主、暗娼主、老鸨。到50年代初,全市烟毒娼绝迹。1951年11月~1953年,在全市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并通过反动党团特务人员登记,集中搜捕反革命,结合民主改革,深挖反革命,取缔反动会道门等。1949年6月~1952年11月,逮捕五类反革命分子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反动会道门头子3.49万人,到1953年审理反革命案件0.35万件,其中判处死刑、死缓、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2.08万人,管制0.31万人。为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和恢复经济提供安定的社会环境。

    1953年以后,破获一批重大的外国间谍案、国民党特务案和反革命案件。到1956年持枪抢劫案基本绝迹。通过人口普查,健全户口登记管理,依法加强治安、交通和消防管理。1957年,成立上海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开始实行劳动教养制度。1962年,上海公安机关会同解放军、民兵歼灭擒获一批妄图在上海附近沿海登陆的台湾武装特务,查获一批反革命集团,妥善处理社会上闹事和治安案件。全市社会治安稳定,1965年是上海解放后发生刑事案件最少、社会治安最好的一年。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公安政法工作遭到严重破坏。1968年1月,全市公安、检察、法院机关实行全面军管。全市各级公安政法机关大多数领导干部被揪斗打倒,公安系统达5000多人。社会秩序混乱,打砸抢成风,各种刑事案件上升。“造反派”组织在群众专政的名义下,恣意践踏法制,造成大量的冤假错案。把监狱服刑的罪犯放到工厂内由民兵管理,实行所谓的“开门改造”。1974年1月,市公检法军管会撤销,上海市公安局和上海市高、中级人民法院恢复建制。

    1976年10月起,政法系统调整各级领导班子,复查平反冤假错案,至1981年8月,复查处理刑事案件2.82万件,其中反革命案件0.56万件,普通刑事案件2.26万件。在已复查的反革命案件和普通刑事案件中分别有71.6%和3.5%宣告无罪。1979年,公安政法业务得到恢复和加强。1979年3月起,上海实行服刑罪犯刑满释放后,不再留场就业,可以放回捕前单位或地区的制度;对“四类分子”全部摘帽。1979年8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恢复重建。1980年,上海市司法局恢复重建,各区县建立司法科,1984年改为司法局。1983年7月起,上海监狱、劳教系统整建制从公安局划归上海司法局领导。

    80年代初,刑事案件大幅度上升。1983年8月起,公安机关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在以后三年内组织3次“严打”斗争,摧毁一批犯罪团伙,依法逮捕罪犯2.7万余人,送劳动教养1.3万余人,全市刑事案件发案数大为减少。同时开展打击经济领域内严重犯罪活动的斗争,与国际刑警组织合作,侦破一批境内外罪犯勾结的国际金融诈骗和贩运毒品大案、要案。针对社会治安出现的突出问题和季节性发案特点,不间断组织“反盗窜”、“打流窜”、“抓逃犯”等专项斗争。并依法加强治安、户口管理,坚持打防并举,逐步形成“上海严打”斗争的特点。1990年以后,针对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外来流动人口大量涌入上海,公共娱乐场所激增,黄、娼、毒、赌等现象迅速蔓延,刑事犯罪案件出现新的高峰,犯罪手段日趋智能化、暴力化的新情况,公安、检察、法院、司法、监狱系统加强队伍建设,从严治警,建立“110”报警服务为中心的指挥系统,交警管“点”、巡警管“线”,特警机动和派出所民警管“面”相结合的治安控制体系,严厉打击各种犯罪活动,为全市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和社会稳定提供保障。

    1993年,公安系统建立以市公安局指挥部、政治部、后勤部为主的指挥管理体系,刑侦、治安等7个总队为主体的勤务作战系统。各基层派出所实行联勤制、警长制,刑侦、巡警部门推行探长制。适应城区街道的变革,强化社区管理和社区防范,建立警察署。

    1988年6月,上海市各级检察院成立控告检举贪污受贿罪案接待室,受理群众举报,破获的贪污、受贿等经济犯罪案件大幅度上升。1993年以后,检察院重点查处发生在党政领导机关、行政执法机关、司法机关和经济管理部门的贪污、受贿等经济犯罪案件,以及发生在金融、证券、期货、房地产、基建等经济热点部门中的经济犯罪案件。1995年,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成立反贪污贿赂工作局,加强检察机关的反贪污贿赂工作。同年6月,上海市劳改局更名为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另外组建上海市劳教局。

    90年代,随着案件数量逐步上升,涉及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重大、疑难、涉外、涉港台案件比例增大。为适应这一新情况,各级法院加强审判队伍的廉政建设,强化对审判人员的教育培训,在审判工作中坚持司法公正,拓宽审判领域,提高办案质量、效率和社会效果。1995年,共受理案件14.58万件,审结13.94万件,其中92.13%的案件由法院依法直接受理。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