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四卷中国共产党

第四卷 中国共产党

2008-7-9 9:50:30

概述

 

    上海是中国工人运动的摇篮,是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基地之一。1920年6月,中国共产党的最早组织中国共产党发起组在上海成立。1921年7月,经发起组的联络,各地共产党代表齐集上海,举行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通过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选举产生中央领导机构中央局,宣告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诞生。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共中央领导机关除一度迁广州、北京、武汉外,长期设在上海,指挥全国的革命斗争,并直接领导上海地区党的工作。1933年中共中央领导机关迁中央革命根据地瑞金后,仍在上海先后设中共上海中央局、中共上海临时中央局、中共中央上海分局、中共中央上海局等代表机构,代表中共中央领导上海等地的白区工作。上海解放后,在上海设立过中共中央华东局、中共中央上海局。

    1921年冬,中共上海地方组织及其领导机构中共上海地方委员会建立。后因形势需要,迭经变化,相继为中共上海地方兼区执行委员会、中共上海地方执行委员会、中共上海区执行委员会(又称江浙区委)。1927年2月,中共江浙区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秘密举行,选出上海区委新的领导人员。是年四一二政变后,中共上海区执行委员会被迫转入地下,继续领导革命斗争。6月成立中共江苏省委兼上海市委。1929年11月,中共江苏省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上海秘密举行,选出新的省委领导成员。1930年10月,成立中共江南省委,后又改为中共江苏省委。1935年1月,江苏省委迭遭破坏,省级领导机构不复存在。1937年11月,中共中央重建江苏省委。1942年8月底,江苏省委转移到新四军淮南根据地,下属党组织在原地坚持斗争。1943年中共中央撤销江苏省委,在中共中央华中局下设立敌区工作部,领导上海等地党的工作。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中共上海市委员会成立。1949年5月上海解放,新的中共上海市委员会成立,成为全市的领导核心。到1995年,先后举行6次全市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6届中共上海市委员会。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和建设中,上海市党员队伍不断发展壮大。1922年6月,党员由中国共产党发起组时15人发展到50人。1927年3月增至8000多人。四一二政变后减至1220余人。此后因国民党当局的迫害、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左”倾错误,至1934年9月党员仅剩475人。抗日战争时期,党员又迅速发展。到抗战胜利前夕,有2000名党员在上海市区坚持地下斗争。1946年底发展至5000余人。1949年5月上海解放前夕发展到8665人。上海解放初,中共上海地下组织与接管干部会师,党的队伍迅速扩大。1949年7月党员增至17602人,其中随军进入上海的党员9964人。到1995年,全市党员1146734人,占全市人口8.79%。

    中共上海地方组织领导广大党员深入发动群众,团结全市工人阶级和各界群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教育和发动工人建立工会,开展罢工斗争和政治斗争。1925年5月,发动全市罢工、罢市、罢课,形成全市人民的反帝斗争五卅运动。1926~1927年,发动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在中共中央直接领导下,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胜利,配合国民革命军北伐,推翻北洋军阀在上海的统治,建立以工人为主体的上海第一个民选政府上海特别市临时市民政府。

    1927年四一二政变,大革命失败,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中共上海地方组织和广大党员坚持斗争,发动工人罢工,农民武装暴动,组织文艺、电影、新闻出版、思想理论等界进步知识分子,粉碎国民党的“文化围剿”。

    1931年九一八事变、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共上海地方组织发动广大党员投入抗日救亡斗争。1935年1月中共江苏省委遭破坏,至抗战爆发,上海地方党组织的统一领导机构不复存在。保留下来的党组织和党员从国外报纸获悉中共中央关于停止内战共同抗日救国的号召,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思想为行动指南,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35年北平一二·九运动后,经中共党员串连,上海各界人士发起建立救国会,抗日救亡活动蓬勃展开。1936年11月,上海日商纱厂工人发动反日大罢工,充分反映工人团结抗日的力量。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为适应抗日形势,重建中共上海地方组织,克服和纠正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关门主义的错误,坚决贯彻中共中央白区工作方针和统一战线的政策。各界救国会扩大为救亡协会,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发动群众,支援前线。国民政府军队撤离上海后,租界成为“孤岛”,党的工作策略实行转变,抗日运动转向深入工厂、企业、学校、难民收容所等,加强重要产业、企业部门党的阵地,发动群众与日伪展开护关、护邮、护校、反恐怖暗杀、反日伪统治等斗争;发展抗日宣传阵地,形成独特的孤岛文化;开展“节约救难”、“义卖义演”,筹款筹物支援新四军,向新四军输送物资,动员工人、学生、职员、文教人员、难民等2万人参加新四军和抗日根据地建设。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上海地方组织领导争取和平、民主的运动,反对内战。1946年6月23日,联合各界爱国民主人士组成上海人民和平请愿团到南京请愿,发动5万群众欢送,成为抗战胜利后上海人民革命力量的一次大汇合。全面内战爆发后,依靠群众组织反美反蒋统一战线,开展反对美军暴行,爱用国货、抵制美货,反对冻结生活费指数等斗争。1947年5月20日前后,领导开展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斗争。学生运动、工人运动和各界人民运动相互配合,形成人民革命战争的第二条战线。1949年1月解放上海战役开始之前,组织部署反迁移、反破坏和护厂、护校等斗争,争取挽留上层爱国人士,策反国民党官兵,组织6万人的人民保安队和4万人的人民宣传队里应外合,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保证全市水、电、煤气正常供应,电话畅通,交通迅速恢复。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中共上海地下组织与接管干部会师。新的上海市委领导全市人民完成接管工作,迅速恢复城市生产。1949年6月10日,查封证券交易所大楼,取缔银元贩子,打击银元投机活动。又开展平抑“七月涨风”、“十月涨风”、1950年“春节抢购风”的斗争,基本打垮投机势力,确立社会主义国营经济在上海市场中的主导地位。同时,为维护社会治安,保证经济建设顺利进行,开展打击敌特、盗匪的破坏活动。领导全市人民反对国民党军队的封锁、轰炸斗争,贯彻中央统一财经工作,调整工商业。1951年上海经济迅速好转,1952年国民经济全面恢复。1950年10月以后,按照中央部署,市委开展抗美援朝运动。全市踊跃捐献飞机大炮,开展爱国增产节约运动。1.6万余名青年参加军事干校,大批医务工作者、铁路员工、汽车司机等奔赴朝鲜前线参加战地服务。1950年12月~1951年11月,领导郊区土地改革,25.5万无地、少地的农民分得土地。1951~1953年,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逮捕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和反动会道门头子等各类反革命分子,摧毁了残余反动势力。1952年开始,领导开展“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五反”(反对行贿、偷税漏税、盗骗国家财产、偷工减料、盗窃国家经济情报),抵制资产阶级对革命队伍的腐蚀,清除内部腐败分子,树立艰苦朴素、廉洁奉公的社会新风尚,巩固社会主义国营经济的领导地位。接着开展民主改革运动,清除隐藏在企业内部的反革命分子和封建帮会势力,加强工人阶级内部团结。

    1953年领导全市实施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进一步发挥原有工业生产能力的同时,开始有计划部署全市工业布局。9月,市委贯彻中央过渡时期总路线。至1956年,基本完成全市资本主义工商业、农业、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1956年7月,根据毛泽东《论十大关系》报告精神,中共上海市第一届代表大会制定“充分地利用上海工业潜力,合理地发展上海工业生产”的方针,至1960年先后进行第一、第二次工业改组。建立一批骨干工厂,发展新产品和新兴工业,增加工业门类,建立各具特色的工业区和卫星城镇。1963年起,又进行以专业化协作为目标的第三次工业改组,调整产业结构,扩建骨干工业企业,提出依靠上海科技力量,发展高、精、尖工业,把上海建设成为先进的工业和科学技术基地。

    1957年5月,市委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开展整风运动,后又转为反右派斗争,并严重扩大化。1958年,开展国民经济“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出现高指标、瞎指挥和“共产风”等,严重影响上海经济正常发展,挫伤群众的积极性。1959年8月,党内开展“反右倾”整风运动,一批党员干部受到错误批判。1961年1月,根据中共中央决定,贯彻国民经济“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方针,并为1958年后受到错误批判的干部甄别平反。1962年底上海经济形势开始好转。

    1963年起,根据中央部署,领导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市郊从清账目、清财物、清仓库、清工分的“小四清”,发展为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的“大四清”运动。同时,先后在市、区两级机关以及在工厂企业开展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铺张浪费、分散主义和官僚主义的“五反”运动,后分期分批开展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的四清运动。

    1965年11月,在对市委封锁消息的情况下,上海《文汇报》刊登《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文章的发表以及在文艺学术领域里展开的批判运动,揭开历时10年的“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文化大革命”之初,市委力求保持全市稳定。在安亭事件、《解放日报》事件、市委机关“后院起火”事件和康平路事件后,市委和其他各级党组织实际上已失去核心领导作用,上海陷入极度动乱之中。1967年1月,“一月夺权”事件发生,中共上海市委在全国省级党委中第一个被“造反派”夺权,成立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从各方面推行极左路线,成立写作组、组织“文攻武卫”与民兵,从文武两方面控制上海。又开展清理阶级队伍,迫害干部、群众,制造大量冤假错案;参与江青反革命集团阴谋组阁活动等。上海成为江青反革命集团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重要据点。上海广大共产党员和人民群众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支持下,坚守岗位,以不同形式对“文化大革命”的极“左”错误进行抵制和斗争,上海经济建设仍有发展。

    1976年10月,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新的市委在中共中央部署下,揭批清查江青反革命集团及其在上海的帮派体系,平反冤假错案,在思想领域里拨乱反正,解决历史遗留的重大问题。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拨乱反正全面深入开展,市委按照中央精神,逐步把工作重点从阶级斗争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海经济逐步恢复。

    1984年10月,市委制订经济发展战略,提出到20世纪末,力争把上海建设成为开放型、多功能、产业结构合理、科学技术先进、具有高度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城市。上海的改革和建设进入全面发展阶段。对国有企业进行配套改革;扩大对外开放,发展外向型经济;建立闵行、虹桥、漕河泾3个经济技术开发区。1987年根据中共十三大精神,市委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深化企业改革。1989年发生政治风波,市委遵照中共中央指示,依靠人民群众,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维护社会稳定。在推进改革开放的同时,市委遵照《中共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根据“统一思想,整顿作风,加强纪律,纯洁组织”的要求,分期分批进行整党。强调重视党风建设,加强党风党纪教育,开展反腐败斗争,加强党内廉政制度建设,发挥领导干部的表率作用。

    90年代初,在邓小平南方谈话指引下,上海围绕建设“一个龙头、三个中心”的战略目标,抓住浦东开发开放的历史机遇,不断深化以国有企业改革为中心环节的外贸、金融、社会保障等各项综合配套改革。坚持以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体制创新、产业升级、扩大开放等方面继续走在前面,发挥示范、辐射和带动作用,不断促进多形式、多领域、多层次的对内对外全方位开放,使经济循环从主要依靠国内资源和市场向依靠国内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转化。坚持“三、二、一”产业发展方针,推进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和生产力布局结构整体性调整,优先发展第三产业,积极调整第二产业,稳定提高第一产业,并决定对三大产业内部作相应调整,促使上海城市功能由传统工业城市向国际经济中心城市转化。按照特大型城市现代化建设和管理的要求,坚持加快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增强经济中心城市的辐射力。坚持实施科教兴市战略,促进经济建设尽快转到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的轨道上来。坚持妥善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三者关系,努力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坚持整体性目标和阶段性推进相结合,有计划、分步骤、有重点、分阶段推进各项工作。坚持实行“两级政府、两级管理”体制,坚持同步推进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把两个文明作为统一的奋斗目标。坚持加强党的建设,制订以组织建设为突出环节的党建规划,以提高各级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加强党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90年代,完成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八、第九个五年计划。到20世纪末,国民经济整体素质明显提高,国内生产总值达4551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34560元,按当时汇率折算,达4180美元,进入中等发达的行列。进入21世纪,市委牢牢把握“发展”这一主题,动员上海全党和各界人民,完成国家“十五”计划的目标和任务,为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为加快建设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初步确立国际经济中心城市地位而努力。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