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六卷政府(下)

第六卷 政府(下)

2008-7-9 13:53:53

概述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推翻旧政权,建立人民政权。5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从此上海历史翻开崭新的一页。

    成立初上海市人民政府是上海市地方国家行政机关,也是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执行机关;既领导上海的行政工作,也领导地方立法和司法工作;由市长、副市长及市政府委员组成。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上海市军管会)的许多工作部门合署办公,分军事、政务、财经、文教4个系统接管旧政权的工作部门和公办企事业单位。同时,市政府开展人民政权建设,召开市各界代表会议,成立市协商委员会。定期向各界代表会议报告工作,实施全市性的重大工作。当年还成立30个区人民政府,任命区长、副区长。废除保甲制度,建立基层政权。动员组织全市人民开展反封锁、反轰炸斗争,医治战争创伤,恢复生产,安定社会秩序。1949年6月,和市军管会查封证券交易所大楼和地下钱庄,取缔金融投机活动,稳定金融市场。1949年7月~1950年2月,针对投机势力大肆抢购和囤集大米、纱布、煤炭等物资,哄抬物价,刮起三次涨价风,市政府调集大量物资,紧缩银根,控制货币投放,加强市场管理,打击投机势力,遏止涨价风,稳定市场与人心。1950年3月,整顿税收,动员全市人民认购人民胜利折实公债,建立国营贸易机构、国家银行金库,实行现金管理和转账结算制度。针对1.2万家工厂、商店停业或歇业,16万工人失业的状况,争取中央对上海调整税负,延期交付公债,调整工商业等政策的支持;调整公私关系、劳资关系和产销关系,扩大加工订货、调整税收等措施,扶持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私营工商业恢复和发展生产,经济形势好转。在工厂企业开展民主改革和生产改革运动,清除反革命分子、恶霸、土匪、逃亡地主,改革企业不合理的旧制度。开展以禁烟毒、禁娼妓、禁赌博为主要内容的社会改造运动。1950年11月起,先后开展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和郊区土地改革三大运动。1951年12月与1952年3月起,先后在全市开展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和反行贿、反偷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五反”运动。改善劳动人民的居住条件,建设曹杨新村和规模为2万户的工人住宅,在200多处棚户地区筑路、接水、接电,维修保养道路、桥梁和公用设施,在劳动人民居住密集地区修建文化、体育场馆及公园。三年安排23万人就业。采取措施,大力招收工农及其子女入学。1953年,制订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出“维持利用、调整改造”建设新上海的方针。

    1955年2月,上海市人民政府改为上海市人民委员会。市人委会是市人民代表大会的执行机关,也是上海市地方国家行政机关,由市长、副市长及市人委会委员若干人组成。1955年因“潘汉年、扬帆反革命”案,市人委会工作受到影响。1957年1月市人委会发布《关于加强市人民委员会工作的暂行规定》,市人委会工作得到加强。1958年9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精神,中共上海市委发出《关于市人民委员会今后工作中几个问题的通知》,明确实行党政不分的原则,规定政府各部门的工作直接向中共上海市委及其有关部、委请示汇报,不再向市人委会请示。市人委会的职能不能正常发挥,政府工作受到严重削弱。1962年后,中共上海市委重申党委领导下的分工负责制,市人委会工作得到加强,职能、作用重新得到发挥。

    1956年1月20日,市人委会批准全市205个行业10.63万户私营工商业户公私合营的申请,全市完成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同时,农业、手工业实现合作化。此后,市人委会对全市工业、商业、交通运输等企业进行经济改组,初步改变全市原私营企业分散落后和布局不合理的状况,为开展专业化协作生产、加强管理创造条件。1956年4月,中共上海市委、市人委会提出“充分利用上海工业潜力、合理发展上海工业生产”的方针,强调必须对现有的工业进行必要的经济改组和技术改造,进行适当和必要的扩建、改建。1958年,按照中央提出的“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的方针,上海开展反右倾,不断调整计划指标,追求高指标、快速度。工业总产值年增长率经过5次修改后,由原定的14%改定为55%,1959年又定为55%,1960年虽有压缩仍高至45%。基建投资逐年攀高。1958年10月市郊实现人民公社化。同时,市人委会加强冶金、机械、化工、电子等基础工业,进行第二次工业改组,调整产业和产品结构,增强综合配套生产能力。开展以机械化、半机械化为中心的技术革新、技术革命运动,试制和推广一大批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和新材料。调整工业布局,扩建通往卫星城镇的交通干道。基本普及小学教育。1959~1961年,全市工业生产急剧下降,粮食连年减产,财政收入减少,副食品及日用工业品供应十分紧张,人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1961年市人委会采取措施,贯彻执行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降低工业生产速度,压缩基本建设规模,缩短重工业战线,进一步加强轻工业生产,精简职工和城镇人口,支援农业生产,增加市场供应,调整商业、文化教育等。进一步整顿人民公社,实行以生产队为基础的三级(公社、大队、生产队)所有制,以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1962年开始,全市进行第三次工业改组。调整专业生产分工,提高专业化协作水平,发展电子、仪表等新兴工业。1963年,进一步调整投资比例,发展轻纺工业和支农产品生产,按农、轻、重次序安排生产。整顿生产秩序,改进企业管理。进一步整顿人民公社,发展农业生产。1960年1月、1963年12月,根据中共上海市委先后提出的科学技术必须为经济和国防建设服务,“把上海建设成为我国一个先进的工业和科学技术基地”的目标,以及上海工业要向“高级、精密、尖端”发展的方针,市人委会制订《上海工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规划纲要(草案)》,决定以新材料、新设备、新技术、新工艺为中心,发展6个重点新兴工业和18项新技术,组织全市各方面力量,进行重点技术攻关大会战,在运载火箭、原子能、电子计算机、激光、发电及大型锻压设备制造等方面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市人委无法正常工作。1967年1月,“造反派”组织非法夺取中共上海市委和市人委会的领导权,2月5日宣布成立所谓“上海人民公社”。后根据中央通知于2月23日改称为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市革委会是党政合一的,集党权、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于一身的临时权力机构。1971年1月,产生中共上海市委后,市革委会党的工作转交市委。1975年1月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地方各级革委会是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常设机关,同时又是地方各级人民政府。1978年3月5日,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修改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市革委会是市人民代表大会的执行机关,是地方国家行政机关。市革委会成立后,“造反派”层层夺权,原中共上海市委、市人委会的部、委、办、厅、直属处工作机构撤销或合并,另设党政合一的市革委会办公室和各个组,原市人委会各职能局除人事、档案等少数局被撤并外,大多数局的建制没有变动,不再列入市革委会机构序列。

    “文化大革命”中,市革委会变成江青反革命集团篡党夺权的工具,抓“阶级斗争”,搞“斗、批、改”,打倒一切,对原中共上海市委、市人委会及各部、委、办、局主要领导进行人身攻击和政治迫害。工业突出“以战备为纲”,重工业与轻工业、生产性与非生产性投资结构不合理,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正常的生产秩序被打乱,企业管理混乱,成本上升,效益大幅度下降。农业片面强调“以粮为纲”,林、牧、副、渔生产受到严重影响。商业渠道单一,副食品、日用工业品匮缺,市场供应紧张。经济效益下降,市财政收入从1974年起连续三年未完成计划,历年地方财政结余全部用完。文化事业也遭到严重的破坏。

    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1976年10月中旬中共中央工作组到上海主持工作,成立新的市革委会。市革委会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党的干部、知识分子、民族、宗教等各项政策,安置40万名回城知识青年。

    1979年12月,市七届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决议,将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改为上海市人民政府,恢复行使上海地方国家行政机关的职能,由市长、副市长和秘书长、局长、委员会主任等组成。

    1979~1984年,制订和实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六个五年计划。进行改革开放的初步实践。市政府适当放慢经济增长速度,调整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逐步理顺经济关系。以市场为出发点,优先发展轻纺工业,加快产品升级换代,增加各种优质品牌日用消费品的产量。调整重工业产品结构,把为轻纺工业和农业技术改造服务作为重要发展方向。调整农村经济结构,发展多种经营。进一步缩短基本建设战线,调整固定资产投资方向,增加对轻纺、能源、交通的投资,加强国民经济薄弱环节的建设。逐年增加用于企业挖潜改造的资金。促进重点项目建设。同时,采取一系列措施改善人民生活,作出加快住宅建设的决定,以缓解市民住房紧张的状况;加强副食品生产,增加市场供应,缓解市民“买菜难”的矛盾。在农村实行家庭经营联产承包责任制,撤销人民公社,建立乡(镇)政府和经济联合社或农工商联合社。进行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围绕扩大企业自主权,推行以责、权、利结合为特点的经济责任制。1979年开始分6批扩大企业经营管理自主权。1983年和1984年分两步在全市国营企业全面实行以税代利、税利并存的改革。1984年9月,市政府提出12条意见,对61个工业企业进一步扩大企业经营自主权,实行“四配套”(进一步扩大企业经营自主权,实行厂长负责制,工资总额与经济效益挂钩,奖金发放“上不封顶、下不保底”,国家征收奖金税)改革试点。并将试点扩大到商业、建筑、交通、物资等系统500多户大中型企业。进行流通领域改革,1979年率先在全国创建生产资料交易市场,1980年开始逐步取消对日用品的统购包销,部分农副产品由统购、派购改为合同定购。

    1984年,上海被列为全国14个对外开放沿海城市之一。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制订《上海经济发展战略汇报提纲》并获国务院批准。国务院要求“力争到本世纪末把上海建成为开放型、多功能、产业结构合理、科学技术先进、具有高度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城市”。1985年3月,国务院又批准上海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初步方案。市政府制订涉外经济法规,发布《关于鼓励外商投资的若干规定》等规章,加大投资,改善交通、通讯设施,建设高级宾馆和商务办公楼,发展旅游事业,促使上海对外经济由单一的外贸出口向利用外资、引进技术、承包海外工程和输出劳务等多种形式发展。1983年提出对内经济联合的若干原则。1984年批准《关于本市企业同兄弟地区企业经济技术合作若干问题的规定》,发展横向经济联合。

    1985~1990年,围绕发展外向型经济,深入推进改革开放。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围绕增强企业活力,进行计划、财政、税收、金融、外贸、劳动工资等方面的配套改革。普遍推行各种形式的承包经营责任制,并进行股份制、税利分流和放开经营的试点。同时,进行价格改革和流通体制改革,完善和扩大日用工业品和生产资料交易市场,培育和发展资金、技术、建筑、劳务、信息等市场。发展集体、私营、个体、外资等多种所有制经济。完善统分结合的农业双层经营体制,健全农业服务体系。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体系。减少指令性计划,增加指导性计划。解体或撤销60多个行政性专业公司。政府宏观调控由直接管理逐步转变为间接管理,运用法律手段、经济手段,辅以必要的行政手段,增强经济调控能力。市向区县下放事权,形成市区“两级政府、两级管理”,郊区“两级政府、三级管理”的格局。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着重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交通、通信、能源、外商办公和住宿条件。加强法制建设,制订一系列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和保护外商权益的法规。提高政府办事效率,简化办事手续。建设虹桥、闵行、漕河泾经济技术开发区。改革外贸管理体制,制订鼓励外贸出口的政策,优化出口商品结构,增加生产深加工、高附加值的产品。发展旅游事业,新建和扩建一批游览景点。加强对外交流,与国外20多个城市(或地区)结为友好城市。发展和兄弟省市的经济协作,提出内联协作坚持“四个服务”(为全国“四化”建设服务,为上海经济结构的调整服务,为弥补上海原材料制品和促进各类物资的流通服务,为提高经济效益、扩大出口、不断增强企业自我改造的能力服务),在兄弟省市建立扩散产品联合生产,科研产品系列开发,资源综合开发利用和出口货源配套加工基地。把发展第三产业放在优先地位,着重发展交通邮电、商业服务和金融保险业,发展旅游、房地产、信息和咨询等行业,培育发展股票、债券等有价证券市场。引进吸收国外先进技术改造传统产业,1986年开始安排第一批516项、第二批500项重点消化引进技术项目,促进产品升级换代。1986年10月,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上报《上海城市总体规划方案》,并获批准。《方案》提出上海城市的发展重点是开发浦东地区,充实和发展卫星城,有步骤向杭州湾和长江口南北两翼展开,有计划建设郊县小城镇。这一时期,市政府投资225亿元用于城市基础设施改造和建设,相当于前30年总投资的7倍。扩建十六铺客运站、虹桥机场国际候机楼,新建铁路新客站、延安东路越江隧道,建成沪嘉、莘松两条高速公路,完成市内电话7位拨号改造工程、浦东煤气厂一期和黄浦江上游引水一期工程,建成新锦江、瑞金等一大批中、高档宾馆和外商办公楼。针对人民生活中出现的实际困难,1983年开始市政府安排为民办实事项目,并列入政府年度工作计划,1986年起以市政府文件下达实事任务,围绕住房建设、“菜篮子”工程、道路交通、环境保护、医疗卫生、中小学教育、煤气供应、通讯设施建设等方面,坚持每年为民办若干件实事。

    1991~1995年,市政府以浦东开发开放为契机,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开拓进取,实现“一年变个样,三年大变样”的奋斗目标。1990年5月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上报《关于开发开放浦东的请示》。6月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原则同意上海的请示。1992年中央进一步提出要通过上海浦东的开发开放,带动长江三角洲地区乃至整个长江流域经济发展,逐步使上海发展成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90年代开始,市政府根据中央和中共上海市委的部署,按照高起点、高层次、高速度的要求,抓紧实施浦东开发。从改善投资环境入手,进行十大基础设施建设;制订一系列涉外经济法规;简政放权,提高政府办事效率,为对外招商引资创造条件。采取各种措施引进外内资。启动以金融、贸易、出口加工为主的外向型经济。实施“以东带西”“东西联动”,促进上海外向型经济的发展。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转换国有企业特别是大中型企业经营机制,推动企业资产优化重组和组织形式、经营方式的改革,组织大型企业集团,企业全面实行劳动用工和分配制度改革,开展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试点。加快社会主义市场体系的建设,发展生产资料、技术、劳务、信息、房地产等市场。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继续改革政府管理机构和管理方式,撤销工业和商业系统的专业管理局,组建国有资产控股型和生产经营型公司,改进对国有资产的监管,加强综合经济管理部门和法制、监督机构,扩大市场调节范围。推进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改革待业、养老、医疗制度。进行住房制度改革,推行公积金、提租发补贴、买房给优惠等政策,改变低租金和无偿分配住房制度,逐步实现住房商品化。建立和完善市场体系,进行公司制改组,发展商业企业集团、综合商社,进行现代化商业建设。进行金融改革,吸引外资金融机构进驻上海,采用国际通用的形式发展证券业,建立外汇交易中心。基础设施建设以交通为重点,安排一批重点工程。采取利用外资、土地使用权的有偿转让、市政设施专营权有期限出让等方式筹集资金。调动区、县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积极性,分担部分市政设施建设任务。“八五”期间完成社会固定资产投资3832.88亿元,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占1/3以上。加快发展高新技术。抓住“一头”(高新技术产业中的若干重点项目如轿车、计算机、通信等)、发展“两区”(漕河泾和张江高新技术开发区)、搞活“一片”(充分发挥各委、办、局和区、县的积极性,培育、扶植和发展一大批高新技术企业群),成立通信、计算机、现代生物与医药等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及推进办公室,建立一批国家级和市级的重点实验室、研究开发中心,制订进一步促进高新技术发展的政策措施,推动高新技术的迅速发展。投资建设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上海影城、上海博物馆等一批大型现代化文化设施。

    “九五”前三年(1996~1998年),按照尽快把上海建成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的发展目标,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对内对外开放,加快科技进步和城市现代化建设。大力发展优势产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继续加大产业结构战略调整。第三产业拓展空间,扩大领域,增强城市服务功能。第二产业继续壮大支柱产业。第一产业走集约化、规模化、设施化道路,加快城郊型农业向都市型农业和现代农业转变。深化企业改革,提高国有企业的整体素质。提出“改革、改制、改造、加强企业管理”,进一步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体系及其配套改革。扩大全市经营性国有资产授权经营面。加强资产重组。进一步深化和完善职工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市政府制订《关于本市重点扶持一批大型企业集团的若干政策意见》,扶持54家大型企业,将小企业分别划转给14个区县管理。1998年市政府印发《关于进一步服务全国扩大对内开放的若干政策意见》,打破地区和条块分割,吸引一批国内优势企业落户上海。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在证券、外汇、货币、期货等金融市场以及其他方面,增强经济中心城市的辐射和服务功能。加快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城市现代化水平。开展建设航空港、信息港和航运中心工作。开展国际航运中心深水港建设的前期准备工作,加快以集装箱为主的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道路建设按照“三纵三横”和“三环十射”的要求,继续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重点工程。同时以治水、治气、增绿为重点,加强对城市污染的治理,大力改善生态环境。启动苏州河综合治理工程。制订《关于加快中心城区危棚改造试行办法》,加快旧区改造。加快科技进步。1997年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制订《关于加快本市高科技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1998年,市政府颁发《上海市促进高新技术成果转化的若干规定》,采取一系列措施加速科技成果商品化、产业化进程,加快企业技术开发和科技体制改革,促进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确定重点发展信息、现代生物医药、新材料3大高新技术产业,制订具体政策措施,促使三大高新技术产业加速发展。继续深化办学体制改革和管理体制改革,实施一批重大教育工程建设。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