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第一卷建置沿革->--第三章区县、松江府概况->--

第四节 松江府

2008/7/3 14:49:40

    松江府辖区大体为今上海市吴淞江以南、黄浦江以东地区,今黄浦、静安、卢湾、南市、徐汇、长宁、闵行、浦东新区等区,松江、青浦、金山、奉贤、南汇等县全部,及杨浦、虹口、闸北等区部分地区。东汉建安二十四年(219年),陆逊以功封华亭侯,华亭始见于史志。唐天宝十载(751年),割昆山南境、嘉兴东境、海盐北境置华亭县,县治今松江县城区。元至元十四年(1277年),华亭县升华亭府,次年改松江府,隶江淮行省,辖华亭1县,府治今松江城区。至元二十七年,松江知府仆散翰文提出分建上海县奏议。至元二十九年,以华亭东北5乡建上海县。松江府始辖华亭、上海两县。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析华亭县北境、上海县西北境建青浦县,县治古青龙镇;嘉靖三十二年,撤销建置;万历元年(1573年)重置,县治唐行镇(今青浦城)。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析华亭县西南境设娄县,县治与华亭同郭。雍正二年(1724年),准两江总督查弼纳等奏请分县,次年核准,雍正四年,正式分治。析华亭2乡设奉贤县,县治原青村守御所千户所城;析娄县2乡设金山县,县治金山卫;析上海县长人乡设南汇县,县治今惠南镇西北隅;析青浦县2乡设福泉县,与青浦同郭分治,雍正八年福泉县仍并归青浦县。嘉庆十年(1805年),析上海县高昌乡一部、南汇县长人乡一部设川沙抚民厅。至此,松江府辖华亭、上海、青浦、娄、奉贤、金山、南汇7县和川沙抚民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五月十一日,英军侵占上海县城。道光二十三年九月十六日上海开埠。宣统三年(1911年)九月二十二日,上海的同盟会、光复会、商团联合组织起义,上海宣告光复。数日内,松江府城(含华亭、娄县)及青浦、金山、奉贤、南汇、川沙相继宣告独立。1912年松江府建置撤销。

    唐天宝十载华亭县立,约有19017户90360人,唐末有12780户。宋初,54941户、113143人,元丰年间97753户、212417人。南宋绍熙年间,97000户、约48.5万人。元至元十三年234470户、约120万人,因宋元鼎革,存13万户。至元二十七年,增至177340户。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松江府人口227136户、1094666人。成化八年(1472年),196528户、643348人。万历六年218359户、484414人。清顺治二年,209904户、1049520人。雍正十三年243898户、1219490人。清嘉庆二十一年2485000人。光绪二年(1876年)260余万人。

    西汉及以前,松江府地区“地广人稀,饭稻羹鱼,或火耕而水耨。”东汉末年,部分中原士族南迁,经济发展。东晋咸和年间,在吴淞江入海口筑沪渎垒,隆安五年(401年)后渐废。唐开元元年(713年),筑成西起盐官,东至吴淞口的海塘旧捍海塘。从此塘内土地免于海水渍蚀,疆域基本稳定。唐天宝五年,青龙镇由军事据点变为重要对外商港。五代十国时期,华亭县属吴越国,社会安定,兴修水利,围筑圩田,设数千人的撩浅军专司水利。北方因动乱,人口大量南迁。宋元丰年间,华亭县“富室大家,蛮商舶贾,交错于水陆之道,为东南第一大县”。农业、盐业、航运贸易业为华亭县三大支柱产业,年盐产量约1368万公斤。县城除县衙、两浙市舶提举司外,还有盐监、酒监、税监、造船场等官署。官校“学舍整好,什百俱备,学粮租钱视他处为厚。”农民与水争田,创造围田、柜田、葑田、架田、涂田、沙田等新田制。华亭成为全国粮食亩产量最高地区之一。宋淳化二年(991年)建青龙镇,并设官。“市廛杂夷夏之人,宝货当东南之物”,“岛夷、闽、粤、交、广之途所自出,风樯浪舶,朝夕上下,富商、巨贾、豪宗、右姓之所会”。熙宁十年(1077年),青龙镇税收1589贯400文,约占华亭全县商业收入之半。北宋初年起,青龙港逐渐淤塞。淳熙十四年(1187年)再浚,未能恢复繁荣,日渐衰败。南宋,在上海镇设市舶司,为“华亭县东北巨镇”,逐渐取代青龙镇。盐业发达,华亭县有5个盐场17个分场3500家盐户,极盛时年产盐1920万公斤。元至元三十年起,疏浚府内水网河道。大德八年(1304年)起,青龙镇乡贡任仁发主持疏浚。此后经泰定元年(1324年)治理吴淞江等水利工程,基本消除旱涝灾患,舟楫复通。上海等港口成为海运漕粮基地,每年海运官粮至京城,至元十九年4.6万石,元中叶达350万石。此后海漕渐衰,航运贸易兴起,上海“多夷贾贸易,漕边富家以奇货相雄”。盐业继续发展,全府年产盐2000万公斤。经济繁荣,赋税加重,至明中叶,“松一郡耳,岁赋京师至八十万,其在上海者十六万有奇。重以土产之饶,海错之异,木棉、文绫,衣被天下,可谓富矣”。全府市镇增至62个,多因商成市成镇。下沙镇有刺绣,金山卫有纺纱,朱泾镇、枫泾镇有染布,三林塘有标布,周浦镇有米市,新场、大团、八团、行头等镇盐业发达。府城松江聚集袜店、鞋店、染坊、牙行等,店铺楼堂蔚为壮观。清雍正、乾隆后,松江府年缴税粮121万石。市镇增至百余个,练塘、泗泾等镇米市,朱泾产纺纱锭子、七宝造纺车闻名。上海黄浦江停泊的沙船有3500余条,水手10万余人,资本2500万两银,上海成为“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光绪中叶后,上海成为全国最大的商埠,全府乡镇农村经济始受上海经济影响。

    松江府棉纺织业。明正德《松江府志》:“木棉本出闽广,可为布,宋时乡人始传其种于乌泥泾镇,今沿海高乡多植之。”“初无踏车椎弓之制,率用手剥去籽,线弦竹弧,置案间振掉成剂,厥工甚艰。”相传元元贞年间,松江府乌泥泾人黄道婆从海南岛重返家乡,带来先进纺织技术,向人们传授“做造捍、弹、纺、织之具”,“错纱配色,综线絜花”技法。乌泥泾棉布始闻名,本地“竞相作为”,纺织者激增。至明,全府家有纺织从业者约数十万人。“棉布寸土皆有”、“织机十室必有”。“乡村纺织尤尚精敏,农暇之时所出布匹,日以万计。”“纺织不止村落,虽城中亦然……织者率日成一匹,有通宵不寐者。”年产棉布数千万匹。康熙《松江府志》“吾乡所出皆切实用,如绫、布两物,衣被天下,虽苏杭不及也”。外地布商竞相收布,挟资动以白银数万两,多则数十万。北方和江浙棉花大量输入。农民到城镇,受雇于棉纺织手工作坊,或以棉花、棉布运输为生。纺织工具制造出现分工。印染砑光技术发展,出现蓝坊、红坊、漂坊、杂色坊、踹房等专业作坊。清康熙时,黄河流域棉花种植普及,北方布商贩运松江棉布已无利可图,“所挟不过万金,少者二三千金,利亦微矣”。鸦片战争后,“洋布盛行,价当梭布,而宽则三倍,是以布市消减”,“吾村专以纺织为业,近闻无纱可纺,松太布市消减大半。”棉纺织业趋于衰落。

    松江府田赋。南宋绍熙时,华亭县赋税额:夏税153352贯有奇;秋苗粳米112316石有奇。夏税征钱,秋苗征粮。景定年间推行公田法后,秋苗加征158200石有奇,加上旧额共征秋苗270516石;官民田地夏税秋苗总税额422820石有奇,为华亭县第一次重赋。元至元十四年,按宋代旧额征收,松江府收缴税粮458900石有奇。至元二十五年,额定松江府税粮351941石有奇;岁减公田2分,去米45922石有奇;实征税粮306019石有奇。延祐元年(1314年),推行经理法。延祐三年,夏秋两税从元年的653900余石增至745000余石,为松江府第二次重赋。因水灾频繁,历年实征额未到上数。如至顺三年(1332年)两税实征293200石有奇,至元三年(1337年)实征291200石有奇。延祐七年(1320年)大水,上海县灾伤58700石;至治元年(1321年)灾伤49000石;至治二年,灾伤109000石。元至正十五年(1355年)定准全府垦种官民田土45722顷61亩5分8厘6毫,其中华亭县24331顷88亩5分2厘1毫。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全府秋粮定准为140万石余,是元代常赋的4倍,宋代常赋的7倍,是松江府第三次重赋。后经两次减赋,总数还在120万石以上。全国赋额分为四等:民田亩税2升3合,官田5升3合,重租田8升5合,没官田1斗2升。全国官田平均占全国垦田14%,苏州为62%,松江达84%。苏松两府官田多属没官田,田赋超过浙江全省。两府之中,松江面积为苏州的3/10,赋额为苏州之半。因不堪负担,宣德初年苏松两府欠赋税积数达千万石。除缴纳正额赋税外,征加耗,正粮1石,实征超过2石。宣德五年(1430年),任工部侍郎周枕总督南直隶,专管苏松等地田赋。限定加耗数额:正粮1石,实征1石5斗,所有额外费用都从此出,若有剩余,贮以备赈,名济民仓。实行折征,即以银两、布匹折算税粮,银1两1钱折米4石6斗,阔白三绫布1匹折米2石5斗。隆庆二年(1568年),清丈松江府全部田亩,定准垦种田地山池荡溇共44028顷47亩有奇,应征税粮1228077石有奇,其中华亭县垦种23240顷17亩有奇,应征税粮705681石有奇。历明至清,均以此数为准。万历二年加征练兵银24055两,华亭县分担13188两;均徭银37593两,华亭县分担18882两;贴役银7703两,华亭县分担4469两;里甲均平银10143两;华亭县分担5154两。所征银两在税额之外照丁田均派,每丁准田1亩5分,总数达8万余两。万历十九年,增加练兵饷银,按亩征收,每亩3厘,四十八年增至5厘5钱,崇祯十二年(1639年)加至1分。明代赋税沉重,农民弃田逃税,避役远徙。洪武至弘治120余年间,全府户数从24万减至20万,每户人口从4.82人减至2.86人,总人口从110余万人减至不足60万人。周枕经调查,认为失去的人口大多未离乡,投身于大户,为佃为奴,称“诡寄”;部分人口逃往城市或附近市镇,改业工匠、商贩。清赋额依照明万历年间征收,定准松江府赋额1211487石有奇。明赋额虽高,累年拖欠,习以为常。清初尚可敷衍,顺治十五年下谕“责成抚按大破情面,彻底清察,如有徇庇,别经发觉,即治抚按以溺职之罪”。顺治十七年,巡抚朱国治将苏松常镇4府各县拖欠钱粮的绅衿13517人造抗粮册送报。诏全部降革拖欠钱粮的绅衿功名,限期完纳所欠赋税,逾期皆押解送京。松江府有2000余人卖田典屋清偿积欠。康熙年间,松江府赋税偶有蠲缓,赋额未减。雍正三年,下谕“准将苏州府额征银蠲免三十万两,松江府十五万两”。乾隆继位后,宣诏再减苏松浮粮20万两。乾隆二年(1737年)起,每正银1两减9分6厘;乾隆三年,改正银1两减1钱3分3厘。华亭县共减9093两有奇。是年再度诏减白粮经费米739石有奇。减赋后华亭县实征本色米55758石有奇,折色银58334两有奇。此赋额保持120余年。同治二年,曾国藩、李鸿章联名奏报,苏松太两府一州经连年战争,田亩抛荒,著名市镇悉成焦土,提出核减浮粮。经户部议论,准将苏松太赋额减少1/3。同治四年,又谕户部,减免苏松常镇4府及太仓州的漕粮。松江府原定额编米427461石,减征116544石。此赋额维持到清朝结束。

    松江府文化。元代松江画风渐盛,名家有曹知白及张梅岩、沈月溪、张可观等,形成松江画坛。赵孟頫、杨维桢等移居松江。元末暂居、移居松江的著名画家有元末四大家中的黄公望、倪瓒、王蒙,以及高克恭、柯九思等。松江富翁吕璜溪兴办应奎文会,文人定期聚会,四方文人一时毕至,倾动江南。明代隆万年间,形成云间画派,亦称松江画派。核心人物莫是龙、顾正谊、孙克弘,领导并推动松江画派逐渐进入兴盛时期。之后著名画家有董其昌、陈继儒、赵左等数十人。嘉靖年间,在徐阶的提倡和主持下,王学取代程朱理学成为官方承认的显学。万历年间,徐光启提倡经世致用之学,有《农政全书》、《几何原本》等著译。明末崇祯年间,陈子龙、夏允彝、徐孚远等组织几社,参加者逾百人。社员合力编纂504卷巨著《皇明经世文编》。陈子龙整理出版徐光启《农政全书》。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